秘鲁玛咖价格飙涨,揭开玛咖神秘面纱

登录一号店、当当、淘宝、天猫等保健品销售商家可以发现,多种玛咖相关男性保健品在今年突然销售火爆,不少店家的每月销售量都可破万。

玛咖卖不出去了。短短几年间,这种来自南美秘鲁的十字花科植物在中国经历了大起大落。高峰期玛咖干果甚至被炒到每公斤成千上万元,现在却降到几十元。不少玛咖烂在地里也无人收。这种曾被人称作是南美萝卜的果实,真的降到了“萝卜价”。一切的根源在于盲目扩种。以玛咖主产地丽江为例,丽江市生物资源开发创新办公室对《第一财经日报》透露,2015年3月丽江市提出要将种植面积控制在8万亩以内,但全市年内仍发展到14万亩,超出年度控制面积的80%。而除了云南以外,四川、西藏、青海等地都有种植。供求大比例失衡导致玛咖神话破灭。“收不收玛咖?”丽江天天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黎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他最近收到很多个电话,都是打来问他“收不收玛咖?”以往可不是这样的场景。一车车玛咖接连运往大型市场,一下子就被瓜分。市场里的商户甚至为了抢玛咖大打出手。玛咖的主要种植模式是“公司+农户”,每年,玛咖苗由公司免费派发给农户,农户在自家地上播种,成熟后由公司统一收购。以往,每到回收季节,玛咖企业都很紧张。因为往往都有外地商贩向农民加价收购。甚至有一家企业还为防止外地商贩收购自己的玛咖在基地的山下设置关卡。而现在,很多种植的玛咖都没有人来收。玛咖最受欢迎的2014年,丽江宁蒗一家公司只回收玛咖苗数量的20%,另一家只回收了10%。其他的全被别的商贩“抢走了”。而如今,别说有人来“抢”了,玛咖都要烂在地里了,却还无人问津。老杨之前从事房地产行业,这两年这行不好做了,2014年看到玛咖那么热,于是把钱从房地产里挪到了玛咖。他在香格里拉附近种了几百亩。虽然预估到玛咖热会降温,但他没想到降得这么彻底。12月~1月是玛咖成熟的季节。老杨一早开始住到基地附近,等着人来收玛咖,但结果出乎他的意料。“我的成本差不多都要每公斤二三十块,结果市场上开出来的价格甚至只有两三块。这要我怎么卖?”老杨说,单是请农民采摘玛咖再运下山,这个人力成本就已经要每公斤两三块。最后只能继续往里投钱,自己把玛咖收回去,烘干再找仓库储存起来。寄希望于2016年玛咖的市场能回温。但谁知道之后会怎样呢?天天生物也有自己的玛咖种植基地,并生产玛咖压片及玛咖酒。黎君告诉本报,该公司2015年基本没有种植,所以损失还不算太大,但玛咖成品在云南市场的销量缩水了一半以上。黎君透露,玛咖酒的销量倒并没有受到太大影响。去年亚雄牌玛咖酒卖了50万吨。“产量失控、品质无法保证,这都是玛咖价格跌入谷底的原因。现在玛咖的云南地方标准已经出来了,估计市场恢复理性需要两年时间。”黎君说。4万吨玛咖玛咖在中国的大规模种植不过近几年时间。2002年玛咖在丽江试种成功,2011年玛咖终于办好中国“身份证”,卫生部宣布玛咖为新资源食品。玛咖真正的产业化时代从此开启。丽江生物创新办发展统筹科科长马白华告诉《第一财经日报》,2011年是个明显的时间节点,在此之前玛咖一直处于试验和推广阶段,而在获得国家新资源食品的认证后,当地政府开始重视,并将其作为重要产业来推进。《昆明日报》曾报道玛咖惊人的发展速度:2009年丽江种植玛咖的面积约为2000亩,而2014年,种植面积就超过了70000亩。在种植面积达到顶峰之时,玛咖的市场价格也被炒至最高。黎君告诉《第一财经日报》,2014年11月玛咖最热的时候,价格像股票一样每天都在变。而其时玛咖并未成熟,有农户为了卖个高价甚至提前把尚未成熟的玛咖从地里挖出来。玛咖生长的环境是气温在20℃~30℃之间,海拔在2900米以上,昼夜温差10℃左右的地区。此前在高价刺激下,除云南、新疆等省份内广泛引种外,玛咖种植开始快速外延。贵州毕节、六盘水,四川的甘孜、凉山州、西昌,甘肃的甘南,甚至西藏的昌都、山西的忻州静乐县、青海的海西、海东互助县等地,都已开始批量种植。此外,还有不少中国人去原产地秘鲁种植玛咖,据秘鲁出口商协会信息,2014年中国取代美国成为秘鲁玛咖的第一进口国和消费国。当年进口的玛咖原料和加工品达到8000~10000吨。2015年国内玛咖产量加上进口量之和达到38000~40000吨之间。玛咖热之下,各种行业的大公司也想进入此市场分一杯羹。比如茅台、五粮液、泸州老窖均与格林恒信有合作,生产玛咖养生酒,山西杏花村与天天生物合作生产亚雄牌玛咖酒,云南白药集团旗下有玛咖片产品,广药白云山也于2014年推出“白云山铁玛”玛咖人参黄精固体饮料。此外,上市公司丽江旅游及华邦制药早在2011年便联袂涉足玛咖产品,当时两者一同成立子公司投资玛咖项目,香雪制药也在2012年有计划监理2万亩玛咖种植基地。2014年年初康美药业也推出了康美玛咖。玛咖企业与酒企的合作有多种模式,一种是为酒企提供原材料,比如,格林恒信为五粮液提供原材料,五粮液生产自己的玛咖酒。还有一种是酒企为玛咖品牌提供代工。比如,天天生物所有的亚雄牌玛咖酒就是自己提供玛咖原材料、包装和品牌,山西杏花村提供基酒和生产,天天生物自行销售。五粮液从2011年开始推出玛咖酒。五粮液养生酒营销服务部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日报》,玛咖酒推出后基本每年以10%的速度增长,而这个增长速度在酒类里还不算快的。2015年,五粮液玛咖酒卖出500万销售额。主要的市场有福建、广东、广西、四川、云南等地。该负责人称,今年的销量估计会增长,但增长空间应该不会太大。2014年玛咖干果价格最高的时候,玛咖制品价格也水涨船高。当时五粮液的玛咖酒卖到2000元/瓶,现在的价格已回落,在600元~700元之间。今年的玛咖价格暴跌,那商家会不会趁低价囤货?上述负责人表示不会这样做,因为现在看不清走势,不敢买太多。

自2011年国家卫生部批准玛咖为“新资源食品”开始,玛咖产品正式取得“市场通行证”。《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得知,这种保健品在今年年初就已经开始流行。

“根据秘鲁3到4家供应商给我们的统计,到今年年底,秘鲁全国种植的玛咖总产量达到5000到6000吨,其中有4000多吨销往中国,而在前几年中国对秘鲁玛咖的需求量几乎为零。就我们公司来说,在今年年初每个月的需求是一到两吨,现在每个月达到了50到100吨。”上海冠硕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市场部人员诸先生告知记者。

在去年5月份至9月底,一场被认为是我国史上最严厉的保健品行业“打四非”行动让不少在国内销售的性保健品牌产品,或是号称有性保健功效的食品遭受重创。而今年年初,从我国广东部分地区开始,具有男性性功能辅助作用的玛咖悄然流行。

根据国家食药监网站的相关信息,包括广东亿超生物,北京颐兴堂、立康海威等在内的十家公司已涉及生产12种玛咖保健品,这还不包括众多的海外品牌。

玛咖原产于秘鲁地区,对有性功能障碍、糖尿病、免疫力低下的人群有一定的调节作用,在日本、美国等地区,玛咖已经流行十年有余,今年在我国的需求突然爆发。

“我们不排除被广东商人炒作,但目前国内销售确实火爆。就原材料玛咖生粉价格来说,年初我们卖给工厂是50元人民币/公斤,到三四月份涨到70到100元,六七月份开始飙涨,价格超过了200元。现在在市场上,如果你有现货,它的价格每公斤可以卖到350元到400元,如果工厂要得急,甚至可以卖到450元,涨了接近8倍。”诸先生告诉记者。

价格暴涨的不仅仅是国内的原材料供应商。诸先生告诉记者,在今年之前,玛咖在秘鲁并不值钱,售价不到10美元/公斤,经过一年的轮番炒作,现在玛咖生粉的秘鲁出货价格已经高达40美元/公斤。今年由于国内玛咖产品的火爆销售,中国对玛咖原材料的需求占据了秘鲁玛咖全球销量的80%。

“其实玛咖价格的上涨真正赚钱的不是中国人,而是秘鲁的农民。”诸先生告诉记者。

现在,我国正有越来越多的地区和农民希望通过种植玛咖致富。

澳门皇家赌场,记者了解得知,从2002年开始云南就有种植玛咖的先例,而真正的火爆始于去年,包括广州香雪制药在内的多家药企开始在丽江、香格里拉等地投资数亿元布局玛咖的种植。

在丽江拥有1000多亩玛咖种植园区的昆明萨莱生物市场部人员吕小姐告诉记者,该公司从去年开始布局种植玛咖,采用定产销的方式,目前每天的销量已经达到200到300公斤。

“我们出产的玛咖小黄果目前价格是35元人民币/公斤,紫果的价格可以达到80元人民币/公斤,如果制作成生粉再销售,每公斤价格可以到两三百元。目前市场前景看好,明年我们还会扩张种植。”吕小姐说。

近几年,除了传统的玛咖产地云南,西藏、甘肃等地也开始加入玛咖的种植大军,不少地方政府出台了相关政策进行鼓励。以丽江市为例,当地政府规划至2020年,丽江市玛咖种植面积达到10万亩,实现总产值102亿,其中农业产值6亿,玛咖深加工产品销售额96亿,计划户均增收2万元,人均增收4000元。

尽管目前市场上秘鲁出产的玛咖更被认可,有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就目前来看,玛咖产品的生产成本年初就已经翻了接近一倍,在这一前提下,生产厂商可能会选择不再生产相关产品,或是采用售价较为便宜的云南玛咖代替。

相关文章

《聚焦三农》:炙手可热的玛咖背后

玛咖一夜爆红被传“植物伟哥” 一年时间身价翻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