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皇家赌场:起底东莞南安药店医药分离背后的利益链,起底南安药店

医药分离调查

“起底南安药店”追踪

明年起东莞市将在全市公立医院推行“医药分开”政策。该政策的设计初衷是改变“以药养医”的积弊、减少患者的医药开支,也是今后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大势所趋。然而长安镇属公办的长安医院,在宣称实行“医药分离”制度至少4年之后,于近日彻底放弃这一做法,恢复设置阔别十余年的中药房。近十年来,长安医院只保留西药房,其医生开出中成药后让患者自行购买。然而据众多患者投诉,该院医生经常指定或暗示患者到医院门口的“南安药店”买药。南都记者调查发现,南安药店的老板何某早年与长安医院前院长交往密切,承包了该院的中成药房,后转变为医院门口的药店。近年来,长安医院的“医药分开”政策,至少给何某带来过亿财富。长安医院“医药分开”制度的立与弃,及其背后潜藏的利益勾结现象,或许对东莞市今后的医疗改革具有标本意义。在东莞市全面推行医药分开政策之际,相应的监督机制的建立显得尤为重要。

长安医院10余年未设中药房,官方称系“医药分离”。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该院医生经常指定或暗示患者到医院门口的“南安药店”买药,10多年来给药店老板带来过亿的财富。(详见:起底东莞南安药店医药分离背后的利益链)

A

长安医院现任院长昨日接受媒体采访,讲述“南安药店”的前世今生。据介绍,20年前长安医院中药房管理混乱,经济效益差,中药房的员工便引荐了中药供应商何某接管经营,此后变身为医院门口的南安药店。由于屡屡接收到举报,纪检部门曾多次介入调查,院方也曾做出相应整改。

投诉 医生指引下买到过期药品

昨日,长安医院方面承诺,将成立专门的调查组,对医生与南安药店“勾结”的现象作出调查。

“医院和药店的这种行为,对一个孕妇太不负责了,这种药我还敢让老婆用吗?”

药店“前身”曾是医院亏损科室

患者怀疑医生与药店有利益关联

昨日,长安医院现任院长麦天恩接受媒体采访,并向记者提供多份院方关于南安药店的情况说明资料,其中一份是该院2012年8月1日答复给长安镇纪检监察办的。

2013年6月18日,市民温先生投诉称,6月17日其带老婆阿凤到长安医院做产检,医生开了四五份药,叫其到医院门口旁边的南安药店买。其通过相关应用软件查询了这些药品的条形码,结果显示有的药品编码早在1999年已被注销,药品早已停产,网络上还曾有人发帖投诉过。

长安医院向纪检部门解释称,长安医院原中药房有4名职工,其中包括原院长高某福、药工蔡某光、患严重哮喘病的护士高某嫦、以及知青招工张春燕。他们四人代表医院自行管理时,中药房的服务态度和药品质量存在许多问题,其中包括“总是在下班前15分钟拒配中药”、“保存及收晒不及时、不到位、霉烂变质药品时有出现”等问题。

“医院和药店的这种行为,对一个孕妇太不负责了,这种药我还敢让老婆用吗?”据温先生介绍,老婆怀有几个月的身孕,当时只是去长安医院例行检查。医生称其有先兆流产的迹象,建议保胎处理。医生在药单上开了四种药,包括复方洁身液四瓶、孕妇金花胶囊两盒、保胎灵胶囊和保妇康栓各一盒。

此外,中药房的经济效益差,每月业务总收入在1
.5万到2万元左右,每月毛利在4000-
5000元不等,是个典型的亏损科室。时至1995年8月左右,高某福、蔡某光相继退休,要增加人员,当时经医院班子研究认为,现在已亏本,再增加员工从效益上院方比较为难,故提出让高某嫦、张某燕两人自负盈亏,但她们却不同意,并推荐此前在长安镇医疗机构配送中药的商人何某来接管。

温先生回忆,医生开好药单后告诉他“这些都是中成药,我们医院没有中药房,你可以到医院门口的南安药店自己买。”南安药店位于长安医院门口旁边,与医院的院墙连成一体。四种药价格共计223元,而且药店不开发票。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其妻子在长安医院检查所产生的各项费用,加起来仅132元。温先生认为,医生之所以这样“吃里扒外”,很可能与南安药店有利益关联。

“当时有点求他过来接手的意思”

卖药不开发票 卫生局称管不了

经洽谈,长安医院决定由何某来经营医院中药房,每月上缴给医院管理费约3000-4000元,每年递增10%,并租赁医院一间房存放中药,租金约2000-3000元。对此,长安医院办公室负责人表示:“当时院方有点求着他过来接手经营的意思。”

温先生和妻子的遭遇并非个案,南都记者随后在网络上搜索,发现有大量关于南安药店的投诉,网友们纷纷怀疑长安医院的医生给南安药店“搞利益输送”。在东莞本土某知名网站“网络问政”平台上,就有两则经官方回复过的投诉信。

据院方表示,截至2008年,由于“十七大”明确提出医药分家,故何某自行申领牌照,改名为“南安药店”经营至今。

2008年7月28日,网友李先生以“长安医院中药房怎么没发票开”为主题,在问政平台上投诉,称其到长安医院看病,医生建议吃中成药,但到了“中药房”买药才发现,这里既没发票也没广东省医疗机构门诊收据开,只能开个普通收据。

“南安药店自从2008年以来,就是一家具有独立法人代表的医药机构,在我院只是租赁了一个临街门面,月租30000元,全部纳入医院财政收入。”长安医院给纪检部门的材料中还谈到,“至于为什么给南安药店开一个后门,是因为该铺位原来未出租给其做药店之前本身就有一后门,且该药店的中药仓库及中药晾晒的地方就在后门的右后方,也是取药材方便的需要。”$pager$

时隔近半年后的2009年1月6日,东莞市卫生局通过网络问政平台做出回复,称长安医院将位于长安镇长青路167号的长安医院正大门右侧商铺租给何某从事经营活动,每月定期收取一定租金。该地址商铺现名称为“东莞市长安南安药店”,是在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登记的一家从事药品和药材零售的个体工商户,由于其不属于长安医院的药房,所以不能开具医院的发票或门诊收据。市卫生局还称,由于药店不属于该局职能管辖范围,其不开正规发票的行为建议向市食品药品监督部门反映。

院内曾设药店路径指示牌

长安镇:院外购药属“医药分离”

据了解,2012年,长安医院曾向纪检监察办承诺作出一系列整改措施,其中包括要求南安药店必须严格落实不得销售医院已配备的中、西成药。院方还制定“外购药物管理规定”,如病人病情确属需要而医院暂无的药品,在征得病人或家属同意签字后,医生需在病历中记录外购药品名称和数量,以备查询。如病历中无记录者,一有投诉,经查实后,扣除当月医德医风奖,并由当事医生负担全部外购药品费用。如患者确需外购药物,严禁医生明示或暗示患者或患者家属在某特定药店购买,如有投诉一经查实,亦扣奖金并承担外购药品费用。

2010年4月19日,网友郑龙也在网络问政平台上投诉,称在长安医院看病,基本上每次医生都开两张处方,一张是在医院的西药房拿药,另一张医生会说“到中药房去拿药”。而医院根本没有中药房,但医院的门口有一家“南安药店”,生意异常火爆,拿着医院处方的人都到这里拿药。

医院还有一条整改措施引起了媒体记者们的注意———要求“不得在长安医院内设有任何有关南安药店的路径指示牌”。长安医院医务科负责人解释称,此前南安药店老板在医院内部张贴了大量路径指示牌,通过箭头标识指引患者过去买药,曾一度让患者们误以为是医院的行为。

郑龙还吐槽说,南安药店里的药都很贵,一般都要百元以上。其8个月的小孩曾患湿疹,医生开了西药房的软膏和一种洗剂,还有一张中药处方单,到南安药店拿了药一看是“复方洁身液”,主要是妇女用于阴道炎的,两瓶50元。“药是买了,没有给孩子用。”

长安医院表示,经落实以上措施后,未收到有对医生要求病人指定药店购药或者滥用外购药的投诉。

投诉一个多月后,长安镇政府回复,称长安医院因为医改,实施医药分离,医生只负责开处方,由患者自行到外面药店购药,医生没有明示或暗示患者到哪一家药店买药。长安镇政府最终建议投诉者指出具体乱开药的医生,以方便他们开展工作。

合同到期,药店老板不愿撤

南都记者注意到,长安医院将“中药房”外包给私人经营的现象由来已久,长安镇此次对郑龙投诉的回复,是有据可查的官方首次公开宣称长安医院“实施医药分离”。然而事实上,长安医院始终保持有西药房,长安镇政府仅以不设中药房就宣称“医药分离”的做法,显然无法让患者们接受。

长安医院现任院长麦天恩表示,他是2008年开始从市人民医院调来长安医院的,对以前的情况并不了解。“上述内容是为了给外界一个答复,召集前院领导做出的情况说明”。

长安医院:没有的药才会叫病人出去买

麦天恩坦言,对中药房的管理非常复杂,其中涉及药材晾晒、缩水等诸多问题,即便今年恢复设置了中药房,也并不赚钱。但为了方便群众看病和购买中成药,医院不得不设置中药房。

南都记者还发现,长安医院官方网站设置了“院长信箱”,其中也充斥着大量关于南安药店的投诉和质疑。院方对这些投诉均做出回复,不过从未提到“医药分离”字样。

长安医院办公室负责人透露,院方给南安药店的租赁合同于2013年8月31日到期,院方准备到期后解除合同。但南安药店的老板一度不愿意撤走,还给院方施加压力。但由于院方态度坚决,南安药店最终还是关门了。

据南都记者梳理,长安医院官方对于南安药店问题的回复大概包括以下内容:其一,南安药店不属于长安医院,它是一个独立的单位,在医院只是租赁了一个门面。其二,一家医院不可能药品齐全,如果患者需要的品种而本院药房又没有时才会叫病人出去买,病人有权选择自己信得过的药店买药(如果患者信不过南安药店的话).其三,原则上在长安医院药房有的品种是不允许医生开单出去拿药,如果患者发现有这种情况可以随时投诉是哪位医生开的单,保留好单据。其四,不是本医院药房出去的药,如果药品质量出现问题,本院是不负责的。

长安医院还表示,关于南安药店按处方给予开方医生回扣一事,此前亦有收到投诉,医院及检部门多次分别找南安药店老板级医院医生调查,均否认有送、收回扣行为。“我们现在要成立专门的调查组,重新对这个事情做调查”。

B

调查 医生开药后建议到院外药店买

接受采访的5名患者均表示“是医生叫我来这里的”。

多次要求才开具发票

长安医院医生开药,到南安药店拿药的这种现象,到底是患者们质疑的利益输送关系,还是官方所谓“医药分离”的医疗改革?

澳门皇家赌场,2013年6月19日,南都记者找来一名产妇张女士配合暗访。长安医院产科2室的副主任医师杨晓萍看完病后,开出一张药单,建议产妇张女士到南安药店购买。杨医生开的处方笺上,空白处只写了简单几个字“洁身液3”。南安药店工作人员看了一眼后说“交费75元”,随即开出一张机打的《南安药店收款收据》,上面注明“凭收据取药”。另一名工作人员此时已将3瓶“复方洁身液”装进黑色塑料袋,递给记者。记者要求开张发票,工作人员称“我们这里一般只开收据”。记者再三要求下,工作人员才开了发票。

南都记者在南安药店门口观察发现,从长安医院拿着药单来此买药的人络绎不绝,10分钟内就有8个患者买药,而且几乎没见过要求开发票的。接受采访的5名患者均表示“是医生叫我来这里的”,其中有2人认为“这是医院开的药房”。

“复方洁身液”属无证生产

长安医院医生屡屡开出的“复方洁身液”到底是什么药?其外包装显示是外用洗液,适用于各种妇科炎症。南都记者用“我查查”软件扫描其包装上的条形码,结果显示“已于1999年注销”。时隔一年后,南都记者再次扫描发现,该物品编码已变更到无锡一家服饰有限公司名下。记者登录中国物品编码中心官方网站,证实“我查查”软件扫描的结果无误。

复方洁身液的包装显示,生产厂家为沈阳市康得利保健品有限公司,产品批准文号为“辽卫消证字[2003]第0022号”。然而南都记者从辽宁省卫生厅卫生监督局官方网站查询到,该许可证号的所属单位为“沈阳光彩消毒药剂开发中心”,该中心官网公布的产品名录中,未见“复方洁身液”。

辽宁省卫生厅卫生监督局官网还曾于2013年4月22日,发布过一份《辽宁省消毒产品生产企业卫生许可证注销企业名单》,康得利公司就在其列,其注销原因是“有效期满未延续”。该名单显示,康得利公司的许可证号为“辽卫消证字[2004]第0054号”,发证日期为2008年07月16日。另据南都记者了解,这种卫生许可证的有效期均为4年,这意味着沈阳市康得利保健品有限公司的卫生许可证早在2012年7月中旬已被自动注销。记者从购得的“复方洁身液”外包装上看到,生产日期为2013年2月1日。$pager$

C

揭秘 知情人士:南安药店十年收入至少过亿

“南安药店就不一样了,他们的药都是暴利,不受卫生部门限制。”

变故:药店关门后,医院恢复中药房

在南都记者的前期采访过程中,多名遭遇或听说过南安药店乱象的人,均提及一个问题“南安药店老板到底什么背景,竟能在长安医院门口捞金这么多年?”在长安镇政府某重要部门任职多年的一名工作人员也向南都记者吐槽说,多年前其曾陪同妻子到长安医院看病,“医生当时更疯狂,开完药单明确要求去南安药店买,而且还要把药拿回来给医生看,然后才会告知服用的剂量和次数。”该名政府工作人员称,他后来向部门同事打听南安药店的背景,得到的答复是“肯定跟长安医院院长有关系,我们本地人都知道,所以本地人绝不会去长安医院看病。”多名长安医院医生表示,南安药店的老板低调而又神秘,“大家都知道他有关系,但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来头”。

工商登记资料显示,南安药店登记成立于2007年10月23日,法定代表人名为蔡某义。南都记者通过多个权威渠道打听到,蔡某义并非长安本地人(长安镇霄边和乌沙两社区多蔡姓),也从未听说蔡某义这个人。

2014年春节过后,南安药店突然关门,工商资料显示其处于“已注销”状态。长安镇教育卫生局新任局长蔡少霞随后告诉南都记者,其自2013年下半年就任后,发现关于南安药店的投诉特别多,其认为该药店影响恶劣,于是强行勒令关停这家药店。

今年8月,在南安药店关门近半年之后,长安医院恢复设置了中药房。长安镇官方媒体《长安报》报道称,长安医院“密切联系群众,倾听患者心声”,根据实际情况开设了中药房,以满足患者需要。中药房现配备6名中药师,收存大概400多种常用中药,每天收到的处方有100多张。

关系:前院长拉进门,与医生关系密切

今年国庆节之后,就在南安药店逐渐被人们淡忘之际,来自长安医院的多名知情人决定打破沉默,向南都记者揭露南安药店的内幕。

据知情人士透露,南安药店的真正老板,并非工商登记的法人代表蔡某义,而是一位姓何的广东茂名籍人士。此人与长安医院前任院长孙某交往甚密,十余年前在孙某任院长期间(长安镇政府权威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十余年前正好是孙某任长安医院院长,孙于2007年左右退休),何某承包了长安医院的中药房,当时中药房就设在医院老门诊大楼里面,患者们根本不会想到这是一家私营药店。何某也善于经营,因此从中获利颇丰。另一名2002年进入长安医院的老员工也证实,他入职时何老板就在医院门诊楼里开中药房。

“孙院长退休后,新任的麦院长跟何老板关系一般,医院高层未能从他处获利而有微词。”知情人士称,大概2007年左右,何老板的中药房被从医院内部“排挤”出来,他于是租用医院门口的物业,注册开张了南安药店。此时的何老板,已经跟长安医院的门诊医生们建立了密切的关系,凡是医生推荐到南安药店买药的,何老板均会根据处方笺给予一定的“回扣”。院方虽然明令禁止医生的这种行为,但由于何老板和医生们都做得很隐蔽,不会留下证据,院方很难追查。因此何老板虽然失去了医院高层的支持,但仍能通过门诊医生们的支持赚得“盆满钵满”。

长安医院多名医务人员称,何某今年50多岁,看起来是个朴素的农民,但为人谦逊低调、办事稳妥,深得医生们的信任,其和妻子阿连两人把南安药店经营得风生水起。南都记者注意到,有的医生手机通讯录将何老板的电话存为“中药房何老板”,老板娘的电话存为“中药房阿莲”。“在很多医生的心目中,南安药店就相当于长安医院的中药房。”一名医生说道。

多名医生至今持有何老板名片,名片上的身份是“南山金龟鳖养殖场东莞市总经销”,这是何某在老家茂名市电白县望夫镇南山村修建的养龟场,其曾向医生们推介金钱龟业务。$pager$

暴利:“估计每年药品收入3000万元”

知情人士透露,何老板夫妇近年通过南安药店获利惊人,其在长安镇某高档小区购置了豪宅,另有豪车数辆。南都记者通过权威渠道进一步核实到,何某目前已落户珠海市,居住在香洲区中心某高尚小区。

那么何某这十多年来到底通过南安药店获得了多少利益?知情人士表示“无法估量,但至少过亿”。

长安医院另一名行政管理人员则给南都记者算了一笔账,其称长安医院每年的毛收入都有3亿多元。“一般医院药品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大概为40%-50%,长安医院由于只保留西药房,损失了一大部分中成药收入。我们保守点估计,把药品收入比例定为20%,那么长安医院每年的药品收入大概有6000万元。”

“门诊部医生开中成药比较多,而且一般剂量很大,但住院部医生开的药则都来自西药房。两相对比,长安医院西药房与南安药店的开药量估计相差不多。”即便如此,该名行政管理人士仍采取保守原则,将南安药店每年药品收入定为3000万。“我仍不敢说他十年赚了3个亿,但收入过亿绝对不在话下,至于他给别人多少分成就不知道了。”

该名行政管理人士还表示,公立医院开的药有严格规定“溢价不超过10%”,即进价10元的药,卖给患者不能超过11元,因此利润空间很小。“南安药店就不一样了,他们的药都是暴利,不受卫生部门限制。”该名行政管理人士分析说,这也是长安医院当初愿意将中药房承包给私人的重要原因。

药商:洁身液是为南安药店量身定做

南都记者曾尝试拨打“复方洁身液”药商沈阳康得利公司老板的手机号码,一直无人接听。11月9日傍晚,记者意外等到了这名老板的回电。

南都记者自称是东莞药店老板,咨询其复方洁身液包装上的信息为何那么混乱。康得利老板解释称,他们平时只抓药品质量,不舍得在外包装上花成本,因此包装做得很差。至于包装上为何冒用其他公司的卫生许可证号?该老板表示,这是由于其药厂位于沈阳的郊区,遇到征地拆迁,于是在其他公司租赁了一个车间继续从事生产,“根据相关部门的规定,在哪里生产的,就要用哪里的许可证号”。

至于包装上为何使用过期的物品编码?康得利老板解释称,那是很多年前注册的编码,后来由于他们的消毒液不通过市场上零售,用不着继续花钱注册,于是沿用过期的条形码。

南都记者询问康得利公司如今有无继续生产复方洁身液,该老板称由于广东的总经销商何经理“最近出了点事,好像是跟长安医院闹了点矛盾”,因此公司暂停生产该消毒液。南都记者试图打听其中的内幕,引起该老板的高度警觉,他反复询问记者的身份。南都记者只好慌称“认识何老板,想接手南安药店”,不料引起康得利老板的极大兴趣。

康得利老板告诉南都记者,他生产的这种洁身液是“11味中草药精心熬制,通过口服液的工艺,酒精萃取”,质量比“妇炎洁”好得多。其称十余年前曾想通过深圳某医药公司打入广东市场,不料亏本。后结识何老板,发现此人很可靠,而且销量巨大,因此决定把整个广东市场都交给何老板来做,“消毒液的包装也是为何老板量身定做的,别的地方都不叫这个名字,价格也不一样”。

“我给他的每瓶价格绝对不超过10元。”康得利老板说,其也知道何老板对外的零售价高达25元每瓶,即便给广东其他的药店和医疗机构的批发价也高达17.5元每瓶,“虽然何老板赚了大头,但我没所谓,我们十多年的交情,合作非常愉快。”$pager$

“何老板给医生每盒提成1元,你给1.5元嘛”

康得利老板表示,南安药店关门的这半年多时间里,他拒绝了广东所有药商的购货要求,一直在等待何老板挺过难关重新开张。

在与南都记者长达45分钟的通话中,康得利老板多次怂恿记者将南安药店接手过来,他不厌其烦地描述了其中的利润并向记者传授经营之道。“现在接手南安药店,虽然没有何老板早期赚的那么多,但利润也是相当可观,一年赚个300万元,跟玩儿一样,那就是白捡。”该老板称就两种方式赚钱,如果关系够硬就直接搞定院长,把中药房承包下来。如果搞不定,还是开药店,走医生路线。“医生开的处方单都有签名,你把单子收集整理好,根据开的药给提成,直接打到医生的银行账号上,不会有任何问题。何老板以前每盒药给医生提成1元钱,你就给1.5元嘛。医生不会不要的,只要你办事稳妥。”康得利老板称,何老板不仅买地修建了豪华别墅,还购买了几辆豪车,每辆都是价值上百万元。

现在接手南安药店,虽然没有何老板早期赚的那么多,但利润也是相当可观,一年赚个300万元,跟玩儿一样,那就是白捡。

———“复方洁身液”药商沈阳康得利老板

公立医院开的药有严格规定“溢价不超过10%”,因此利润空间很小。南安药店就不一样了,他们的药都是暴利,不受卫生部门限制。这也是长安医院当初愿意将中药房承包给私人的重要原因。

——— 长安医院一名行政管理人士

[算账]

“长安医院每年毛收入都有3亿多元。一般医院药品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大概为40%-50%,长安医院由于只保留西药房,损失了一大部分中成药收入。我们保守点估计,把药品收入比例定为20%,那么长安医院每年的药品收入大概有6000万元。

门诊部医生开中成药比较多,而且一般剂量很大,但住院部医生开的药则都来自西药房。两相对比,长安医院西药房与南安药店的开药量估计相差不多。“按保守原则,将南安药店每年的药品收入定为3000万元。我仍不敢说他十年赚了3个亿,但收入过亿绝对不在话下,至于他给别人多少分成就不知道了。”

——— 长安医院某行政管理人员

[长安医院回应] 院长:南安药店没任何违法行为

南都记者昨晚就“中药房”一事,致电长安医院现任院长麦天恩,其表示20年前医院的中药房是承包出去的。“后来人家做成药店,我们就租个铺位给他,不属于承包。”麦天恩表示,南安药店是独立的药店牌照,没有任何违法行为。“后来考虑到既然这么多争议,所以合同到期就不租给他了。”麦天恩说,现在对医院的要求越来越规范,今年7月份,医院自己筹建了正规的中药房。

南都记者随后问到“为何这么多年一直不设中药房”,麦天恩回应称“当时是出于医院经营的考虑”。对于院方当初将中药房外包的行为,麦天恩表示“20年前的历史,谁也说不清楚,有可能是前任,也可能是前任的前任。”$pager$

南安药店涉嫌利益输送链

进货:进价10元 卖25元

“复方洁身液”药商沈阳康得利,给南安药店何老板每瓶药价格不超10元。何老板对外零售价高达25元,转给其他药店的批发价也高达17.5元。

提成:每盒药给医生提成1元

承包:原院长促成何老板承包中药房

何老板与长安医院前任院长孙某交往甚密,十余年前在孙某任院长期间,何某承包了长安医院的中药房,当时中药房就设在医院老门诊大楼里面。

被排挤:搬出医院 在门口开药店

孙院长退休后,何老板与新任院长关系一般,中药房被从医院内部“排挤”出来,何租用医院门口物业,注册开了一家南安药店。

回扣:与门诊医生建立密切关系

凡是医生们开药后推荐到南安药店买药的,何老板均会根据处方笺给予一定“回扣”。

关门:今年春节后南安药店关停

长安镇政府教育卫生局新任局长发现关于南安药店的投诉特别多,认为其影响恶劣,于是要求关停这家药店。

重开:今年8月长安医院恢复中药房

赚钱就两种方式,如果关系够硬就直接搞定院长,把中药房承包下来。如果搞不定,还是开药店,走医生路线。何老板以前每盒药给提成1元钱,你就给1.5元嘛。医生不会不要的,只要你办事稳妥。

———“复方洁身液”药商沈阳康得利老板

采写:南都记者 徐章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