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中草药国际化发展迎来新机会,针灸受到各个国家政坛及公众的广泛关切

据有关资料统计,目前世界上已有140多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中医药机构,全球采用中医药、针灸、推拿、气功治疗疾病的人数,已占世界总人口的三分之一以上,中医药、针灸的疗效已得到各国政府及人民的信任和不同程度的支持。

中医药国际化发展迎来新机遇
作为世界传统医药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医药为人类健康事业作出了巨大贡献。尽管近年来中医药国际化并非一路坦途,但中医药在世界范围内认可度仍然得到较大的提升。随着中医药“走出去”力度不断加大,中医药国际化发展迎来了新的机遇——

例如美国自带头掀开世界性中医热帷幕以来,针灸事业已进入稳定发展时期。目前全美国几乎所有的州都以各种不同形式为针灸开了绿灯。尤其是在针灸立法、教育和针灸师考试制度等方面取得了较成熟的经验。日本对中医学的应用有着悠久的历史,近年来发展迅速,据统计,日本现有65%的医生会使用汉方药,从事汉方医学、针灸及按摩的医师已超过10万人,全日本有85%的人服过汉方药或接受过针灸治疗。1976年汉方药被政府承认后,现已有大部分汉方药可在健康保险中报销。法国是欧洲应用针灸疗法最早的国家,目前针灸及草药疗法和其它各种以自然疗法为基础的疗法一起被称为“软医学”,据一项民意测验表明,法国有95%~98%的人对“软医学”感兴趣,并愿意接受其治疗,法国总统密特朗曾说,这种“软医学”的流行倾向在法国已成为“一个不容忽视的社会现象”,并责成专家对草药进行深入研究,目前法国已开始从单纯使用针灸疗法向全面应用和研究中医药过渡。德国是一个尊重传统的国家,现代医学和传统医学并存,近十年来,针灸发展较快,针灸师已近万人,针灸疗法已被广泛应用于医院临床各科。美国,中医药针灸受到上自皇家下至平民百姓的信赖,每年有大约150万英国人接受中医药针灸治疗。新加坡、韩国、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越南、朝鲜等国人民对中医药更为推崇,新加坡现有中医诊疗机构1,000多家,诊治病人总数占政府诊所病人的30%;韩国现有20余所韩医院及2,000余所韩医诊所,有执照的韩医约4,000人;马来西亚90%的住院病人在接受西药治疗时同时服用中药;菲律宾政府已经正式承认针灸;泰国国会已批准使用中草药,中医师考试合格可领取执照,有合法地位;越南政府颁布法律承认中医的合法地位等等。总之中医药已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广泛欢迎。

中医药随着华人在美国的繁衍与发展,逐渐在美国医疗保健领域中占据一席之地,近年来,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开始接受中医药。目前,美国约有5%左右的患者服用包括中药在内的天然药物。全美约有1.2万家中药店、中西医药店或者出售中药的保健品店,年销售额20多亿美元。不过,尽管中医药在美国已经合法化多年,但是仍然受到较多法规与行业标准的制约,在美国医疗保健体系中处于从属地位。

针灸合法化是中医药在美国兴起的标志。1975年7月12日,时任加州州长布朗签署了“针灸职业合法化”的法规,为中医针灸师在美国行医确立了合法地位。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许多与针灸相关的行业组织相继成立,带动了中医公会等中医中药行业组织的发展。在美国,获得针灸师资格,通常需要经过学习“针灸和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认可的学校教授的课程,并取得结业证书;通过“全国针灸和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的考试或各地方规定的考试,以及“针灸和东方医学学院理事会”认可的“清洁用针技术”考试,交纳申请费,即可在承认中医或所谓传统与替代医学的各州取得针灸师执照。有的州针灸师经过额外的考试,还可以开中药处方。

据记者了解,与其他高中后教育机构的认证一样,“针灸和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也是经过联邦教育部认可的民间非营利机构,负责审核培养中医针灸师的学校的资质。它成立于1982年,发起单位是针灸与东方医学学院理事会和美国东方医学协会,于1988年得到美国教育部承认为“专门职业”认证机构,可以对有资格授予相当于硕士学位的针灸师教育机构颁发资质证书,1992年又取得了东方医学教育资质审核的资格。在得到认证的针灸和东方医学教育机构结业之后,还需要按照各州法律通过相应的考试,才可以得到该州针灸师的资格。总的来说,因为各州对针灸师要求的学习期限一般是2000小时左右,所以只相当于护士或医技的资历。

在美国获得营业执照的中医师,找工作、开诊所、办学校、开中药店等等,出路很多。中医学院的毕业生,不论学士、硕士、博士,都容易找到工作。但是中医师的地位和待遇在美国与西医师还有些差距,如果打工,年薪在2.5万美元至5万美元之间,如果自己开诊所、开中药店,年收入可达10万美元以上。

美国对医疗医药行业的管理非常严格,中医药在美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当前针灸已经有了一定的基础,但是还没有进入主流医保体制,发展受到相当大的制约。美国的相关法规,将中药限定为膳食补充剂的范畴,不可提及其医疗功能,可在一般超市与保健品商店出售,无须医生处方即可购买使用。但是这一法律地位使中医药无法进入医疗保险体系,只能在美国上万亿美元的医疗保健产业中占据少量市场份额。中草药要被批准为药物,必须经过高难度的生化、药理和临床试验,需要高昂的研发费用,以致目前绝大多数还只能作为食品补充剂使用。另外,美国联邦食品与药品监督局每年公布若干中成药及中药饮片的禁用名单。

今年是美国加州针灸合法化40周年。此间中医中药界人士认为,西方医学主导的美国医疗体系较为先进,在很多方面世界一流,但是这并不等于它无所不能。当前,西医对许多疾病可以作出明确的诊断,却苦于无法治疗,尤其在神经与内分泌、新陈代谢、自身免疫、精神疾病、癌症等疑难病症面前,更是苦无良策。中医在上述领域则取得了一些进步,特别是“中药+针灸”的治疗模式,已经在内外妇科、骨伤科,甚至神经、内分泌科、免疫系统疾病等领域取得突破性进展。如果将中医特别是针灸治疗纳入到美国总统奥巴马提出的“全民健康保障计划”体系当中,实现中西医结合,降低社会医疗成本,可为美国大众提供简便、廉价、有效的医疗服务。

法国:注册针灸师突破万人

经济日报驻巴黎记者陈博

法国拥有数目庞大的华人群体,同时也是欧洲应用针灸疗法最早的国家。早在13至17世纪,往返于两国间的法国商人、水手及旅行者便将中医药的部分内容引入欧洲。近30多年来,随着中法两国逐渐加强了在医学领域中的合作,中医针灸以及草药疗法在法国的知名度不断提升。数据显示,有95%至98%的法国人对中医疗法表示“感兴趣”。

法国主流医学界将针灸与草药疗法定性为“软性医学”,政府为了鼓励与促进本国中医师在针灸治疗领域的研究,特别成立了“针灸专门委员会”。目前,法国的注册针灸师已经突破万人大关,针灸专业培训学校有10余所。一位旅居法国20多年的老中医告诉记者,法国在医药科技研发领域具备相当优势,同时也注重对中医学科的研究与临床试验,随着古老医学与现代技术的结合程度不断加深,中医在法国有望“老树开新花”。

澳门皇家赌场,近年来中法一系列文化年庆祝活动促进了法国中医药机构的整合与规范,越来越多的法国患者开始尝试并信任中医的独特疗法,中医学在当地的传播开始进入良性循环阶段。虽然“中医热”在法国逐渐升温,但由于种种原因的限制,中医至今未被纳入法国国家医疗保险的体系当中。在缺少医保资金支持的情况下,患者在法国正规中医诊所就诊时需要缴纳高昂的挂号与就诊费,一次就诊逾百上千欧元的开销并非普通法国百姓能够承受,这也造成了中医目前在当地成为“贵族医疗”的尴尬境地。

不过,许多当地业界人士仍然看好中医学在法国的传播及研究前景。有观点认为,中医更加“人性化”,相比于西医冰冷的就诊体验而言,就诊中医可以使患者在较长时间内一对一地向大夫倾诉病痛,符合未来医学“人文关怀”的发展方向。此外,从地缘角度考虑,法国位于欧非大陆的十字路口,一向是各类文明的交会与传播热点,因此中医学在法国仍然具备良好的传播与发展前景。

日本:汉方医学发展迅速

中药在日本被称为“汉方药”,几乎所有的药店都有汉方药柜台,医生也经常会根据病人的症状开出汉方药处方,病人也多乐意接受。日本的汉方药都是成品,包装上详细标明成分、适用症及用量、注意事项等。随着日本步入老龄社会,慢性病、综合性病症多发,中医中药由此有了更多的用武之地。

近年来,日本对中医学的应用发展迅速。据统计,日本现有65%的医生会使用汉方药,从事汉方医学、针灸及按摩的医师已超过10万人,全日本有85%的人服过汉方药或接受过针灸治疗。特别是上世纪70年代,汉方药被日本政府承认后,大部分汉方药可在健康保险中报销,大大促进了汉方医药的发展。

日本的汉方医学几乎全面接受了中华医学的理论基础和临床实践。近年来,在普及应用的基础上,特别重视理论研究,日本政府每年拨出专项研究经费,集中优势力量,利用现代高科技手段对中医基础理论,尤其是对“证”产物本质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同时还运用生化、药理、分子生物学和免疫学对中药及其复方的药理进行了研究,并取得了一批令人瞩目的成果。

目前,日本有近4万人从事中医药研究,每年研究10多个品种。汉方制剂品种比较集中,日本厚生劳动省将新的一般用汉方制剂承认标准增加为236个处方,这些处方主要出自《伤寒论》《金匮要略》《千金方》等中国古典。此外还有《汉方诊疗医典》《临床应用汉方处方解说》等现代汉方书籍。日本生产的医疗用汉方制剂有近150种,其中产值最高用量最大的“特列药品”就有80多种。在这些特列药品中,又以“七汤二散一丸”(小柴胡汤、柴朴汤、补中益气汤、加味逍遥散、八味地黄丸、小青龙汤、六君子汤、柴胡桂枝干姜汤、麦门冬汤和当归芍药汤)共10种制剂的产值最高。目前,这些汉方药大部分被列入日本公共医疗保险的用药范围,每年的销售额达1000亿日元以上。

日本在中药制剂的开发研究方面也颇有特色。如在制剂的疗效、剂型的改革、新技术的应用、提高产品质量等方面优势明显。此外,在汉方药的用药方面,日本各大汉方药制造企业普遍通过提取有效成分制成了汉方药的颗粒冲剂和胶囊,从而大大减少了熬药的麻烦,便于随时随地服用,更重要的是严格统一的制作标准保证了药物的治疗和疗效。

中医的核心是辨证论治,有其证才有其法,有了治法才有方药,因此药物研究必须与中医理论相结合。在此基础上,根据病症施以复方用药治疗。日本的药理研究领域在复方实验统一性上有统一标准,能够准确分析药物成分、作用原理和复方治疗效果,从而保证了研究的可靠性和可重复性。不仅如此,日本积极推进中西医结合。明治维新以前,中医是日本唯一的医疗体系。但其后西医药在法律上取代了汉方医药。虽然上世纪70年代恢复了中医中药,但根据“汉方认定医制度”,汉方制剂处方也都是由西医师开具的。其中医知识也是他们在大学期间的讲座或就职后的再教育获得。因此,如果在教学阶段能够设置中西医结合的教育课程,就可以全面提高医生的中西医结合水平,从而提高整体医疗水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