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业慢路,打造东北人参强县

参业慢路,打造东北人参强县

“东北有三宝,人参、鹿茸、乌拉草。”在这句连孩童都耳熟能详的歌谣背后,国内的人参产业发展却并不轻松。

图片 1

小人参大市场

石柱人参生产基地。图片 2林下人参。

9月底,首都北京还不时被恼人的雾霾所笼罩,但远在1000多公里外的辽宁省宽甸县的深山里却是空气清新,鸟语花香。一大早,《新产经》记者跟随采参的老人徒步进山,去探访最原始的采参过程。

核心提示

经过漫长的徒步跋涉,海拔不断上升。终于,在一片茂密的树林边,采参的老人停下了脚步。“人参!”顺着老人的手指,在不远处的树荫下,一棵植物的茎从土里伸出,在茎的顶端,叶子明显高出了生长在它身边的其他植物。“除了树以外,人参是长得最高的。其他植物都必须给它俯首称臣。”老人说。

宽甸满族自治县坐落在辽东鸭绿江畔,东与朝鲜隔江相望,西临本溪,北接吉林,南近丹东,幅员6193.7平方公里,辖22个乡镇、179个村,总人口44万人,其中农业人口10.2万户、33.4万人,是全省最大的少数民族边境县。

9月底的东北,秋已入深。原本应该长在人参茎叶头顶上红红的人参果此时已经脱落。采参的老人告诉记者,“如果再早一个礼拜来,应该还能看到”。这片山林原本是清朝的皇家御用参场,那时候,平民百姓是不能随便进入的。如今这片地方已经被一家参业公司收购,这家公司在山林里播种人参种子,此后让其自然生长,丝毫不予干涉,15年之后才能成品。这样生长出来的人参与野生人参在营养上极为接近,因此价格也较高。

宽甸县委、县政府坚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积极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依托辽宁第一林业大县的独特优势,以生态建设为前提,以石柱参、林下参产业发展为重点,着力培植“一村一品”,壮大“一县一业”。通过大力推进人参产业发展,走出了一条规模化种植、产业化经营、市场化运作的路子,形成了辽宁东部地区特色优势鲜明的标志性产业。

按照传统,采参前,要先用红色的细绳拴在人参的茎叶上。在民间,有传言此举是害怕人参“跑掉”。但采参人却告诉记者,这样做其实只是为了方便识别所做的记号。在这之后,所有人还要向山神祷告,然后才能真正开始挖参。挖参也是一项有很高技术含量的工作。由于人参的须根很细,在采挖的过程中稍不留神就有可能弄断。而任何一点的损伤,都有可能影响这棵人参的价格,因此采挖的过程需要格外小心。

政府高度重视 把“一县一业”当成重点产业来抓

据宽甸满族自治县农村经济局为《新产经》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我国栽培的人参主要分布于长白山脉延伸的北纬35°?48°区域,南起辽宁宽甸,北至黑龙江伊春。在众多人参种类中,以野山参最为名贵。国内购买野山参的消费者有约36%为自己或家人食用,约55%为给上级、亲朋送礼之用,约9%为其他用途。野山参的自用和送礼市场都已成型,并培养和拥有了一批固定的消费群体。

宽甸满族自治县是一个山区县,林业资源丰富,发展山区特色产业条件得天独厚。县委、县政府经过科学论证,确定把人参产业作为壮大“一县一业”的突破口和着力点。

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老龄化社会的进一步加剧和人们对保健、养生的渴求与日俱增,近年来中国对野山参的年需求增长率超过了20%。尽管如此,野山参市场的实际需求目前也只占到全部人参市场的0.05%左右。

加强组织领导。县政府成立了由县长任组长,农业副县长任副组长,县农经局、县林业局等相关部门单位负责人为成员的
“一县一业”工作领导小组。下设“一县一业”领导小组办公室,由县农经局具体牵头,形成了主要领导亲自抓,分管领导具体抓,职能部门齐抓共管的工作格局。

据了解,目前,我国人参产品的消费主要集中在长三角,珠三角,以及京津地区。消费人群以中高端收入群体为主,这些消费者年纪普遍偏高,保健意识强,有消费人参等滋补保健品的习惯,对价格敏感度不高。

制定产业规划。认真贯彻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加快“一县一业”发展的工作部署,制定出台了《宽甸满族自治县“一县一业”五年推进规划》、《宽甸满族自治县
“一县一业”实施方案》,明确了发展“一县一业”的指导思想、目标任务、推进举措等相关内容。

除此以外,在长三角、珠三角一带的普通消费者,也有食用人参和西洋参进补的习惯,从这类人群的消费习惯看,价格对其购买量影响较大。参茸产品的消费者则较多通过老字号药店或者连锁药店购买,也有部分人群通过商场购买。

落实部门包扶。
2008年以来,县委、县政府按照“政府主动、部门联动、企业带动、群众行动”的产业启动思路,结合省委、省政府加快县域经济发展、加快新农村建设、实施扶贫帮村等活动,认真组织开展了县级领导、部门、企业包村活动,全县先后安排62个县级单位、62个县级规模企业,采取“1
1”对接帮扶的形式,共帮扶62个专业村,帮助完善“一村一品”规划,指导人参产业发展,促进了“一县一业”快速升级。

在众多的人参种类之中,由于资源较少,传统的野山参市场目前正被园参、高丽参、西洋参等参种分割。但野山参的营养与保健价值却远远高于其他参种,因此,其未来的市场成长潜力巨大。

强化责任考核。县委、县政府把发展“一村一品”,壮大“一县一业”工作纳入乡镇、部门的考核目标中,同各乡镇、各有关部门签订了目标责任书,并建立健全奖励机制,由县考评办、“一县一业”领导小组进行督查落实,统一进行岗位责任制考核,严格考核,兑现奖惩,为顺利推进“一县一业”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也正是基于这样的原因,促使了国内一些参业公司,一改以往的园参种植方式,改以承包山林种植野山参,以抢占市场。而今天正在采挖的人参就是这样一棵在15年前由参农播种,又自然生长的野山参。

实施“百千万亿”工程 强力推进“一县一业”发展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终于,在人们的注视下,一棵体形完好的野山参被成功“请”出。之所以说请,是因为山里人始终认为,人参是有灵性的,只有用“请”才能显示出对其尊重。据采参人现场估算,这棵人参在产地的价格约为数千元,如果卖到北京,则会更高。$pager$

几年来,在省、市农业部门的精心指导下,宽甸县始终把“一县一业”作为县域经济发展的重要内容,以产业化建设为突破口,以示范基地建设为引领,以增强龙头带动能力为重点,以市场化经营为主要发展途径,全力推进人参产业“百千万亿”工程的落实。全县的人参产业逐步实现基地建设规模化、市场拉动企业化、产品营销品牌化、利益连接机制化,提高了产业的核心竞争力。

人参的力量

大力建设100个人参种植示范基地。为使人参产业持续快速发展,结合产业发展实际,在全县22个乡镇重点选择100个基地进行培育。一是大力建设人参种苗基地。按照因地制宜、科学规划的原则,先后完成了振江镇石柱子村、振江镇惠民专业合作社、步达远镇华翠山参专业合作社、红石镇大久村、双山子镇黎明村等5处人参种苗基地。目前,石柱子村发展柱参种苗基地2200亩,华翠山参合作社发展种苗基地5200亩,红石大久村发展种苗基地1100亩。二是大力开展人参示范基地建设。按照“乡镇有基地、村村有样板”的要求,在乡镇有重点地选择了95个规模较大、经营效益较好的基地作为典型,通过重点扶持、多点示范,形成了全县人参种植区域集中、连片发展的良好局面。目前,全县规划县、乡、村示范基地44万亩,累计投入扶持资金6000多万元,定期组织全县人参种植户参观学习,为促进产业壮大发挥了重要作用。

何恩义供职于辽宁省一家名为参仙缘的参业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公司就位于辽宁省丹东市宽甸县的天桥沟。

重点培养1000个人参产业致富带头人。

作为一名土生土长的天桥沟人,何恩义对于这些年来的变化,体会深刻。他告诉《新产经》记者,大约在2000年的时候,自己还只是住在两间总共只有35平方米,用砖和石头混合搭建的小屋中。那时家里每个月的人均收入不到700块钱。因此,村子里的不少人都选择了外出打工。这让何恩义也动了心思。“因为村子里条件不好,很多外面的女孩都不愿意嫁到村里。我的愿望就是让儿子长大以后离开这座大山。”由于收入不高,何恩义偶尔还会受到来自爱人的责怪。“在当时,出去的想法特别重。”何恩义说。

一是通过“阳光工程”培训、“移民产业”培训、扶贫劳动力转移培训等,全县每年集中举办20个培训班,重点培养人参种植示范大户1000人,通过聘请省、市、县农业技术专家讲课,进行针对性指导,提供技术信息等,为人参种植提供技术支撑。二是开展部门联合培训,每年坚持整合农业、科技、科协、民宗、移民、妇联、共青团等培训资源,统一制定培训计划,统一组织培训,坚持培训跟着产业走,重点向人参产业培训倾斜。并通过有线电视台开设人参技术讲座节目,在县广播电台、县报、政府网站、金农信息网等开辟“一县一业”专题专栏,经常组织涉农部门技术人员深入乡村大集发放技术光碟、书籍、资料等,为发展人参产业提供了技术保障。

可是,何恩义最终还是没有离开。随着企业的进驻,天桥沟开始播种野山参,这让何恩义的生活起了变化。“这几年,我的收入可以说翻了几番。房子也比以前大了。”提起这些,何恩义乐得合不拢嘴。“我现在在村子里住上了140多平方米的小别墅,这让不少城里人都眼馋。”

发展100万亩人参标准化基地。按照“稳中求快、生态优先、科学发展”的原则,认真落实“一县一业”发展规划。近三年来,全县平均每年新增人参种植面积5万亩,计划2013年新增人参种植面积10万亩,并力争到“十二五”末,全县种植石柱参、林下参面积达到100万亩。坚持采取“统一生产布局、统一操作规程、统一产品供给、统一种苗供应、统一技术服务”五统一工作模式,在全县形成了标准化生产覆盖网。认真组织开展省级农业产业化示范区创建活动,建立健全了农产品质量安全检测体系、农产品质量安全追溯体系,实现了条码查询功能,保证了人参品质。努力打造石柱人参品牌,石柱参产品相继获得国家地理标识认证、国家地理认证商标、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优质农产品、辽宁特色农产品等荣誉称号,振江镇获得全国“一村一品”专业示范镇荣誉称号,宽甸惠农柱参农民专业合作社、宽甸华翠山参合作社等获得
“辽宁省重点示范社”荣誉称号。正在申报的“中国宽甸柱参传统栽培系统”作为中国重要农业文化遗产已通过省农委审核。

然而,这些对于何恩义来讲还不是最大的变化。由于野山参的发展需要,宽甸的天更蓝了,水更绿了,环境更好了。“过去我们每到冬天都是上山打柴,然后运回来生火取暖,这对森林的影响是很大的。如今,由于住房条件的改善,村民们用上了地暖,再也不用上山砍柴,减少了对森林的危害。”曾经,那个由于天然林采伐而面目沧桑的宽甸早已被一片葱茏所取代。

培育100亿元龙头企业集群。宽甸县采取 “公司 基地
农户”农业产业化发展模式,重点培育产值过亿元的领军企业,发展人参产业百亿元生产和加工集群。一是积极开展招商引资活动,先后引进注册成立了宽甸长白石柱野山参发展有限公司、辽宁碧水林业发展有限公司等,成为引领宽甸人参产业发展的大型企业。如,宽甸长白石柱野山参发展有限公司累计投入3亿元,开发种植林下石柱参1600亩,石柱参2600多帘,成为全国最大的石柱参保护基地,并作为辽宁省重点产业化龙头企业,带动石柱子村及周边区域发展柱参2万多帘。辽宁碧水林业发展有限公司近三年累计投资4.5亿元,完成林下参基地建设3.3万亩,同时计划再投资12亿元,利用三年时间建设人参深加工产业化项目,发展林下参种植基地10万亩,深度开发人参保健品,项目完成后,企业年产值将突破25亿元。目前,辽宁碧水林业发展有限公司“天桥沟”牌野山参已在北京金马甲产权网络交易有限公司“高端商品交易大厅”正式启动发售。二是加大域内重点企业培育力度,不断提升企业带动能力。通过重点扶持宽甸光太药业有限公司、宽甸绍成参业有限公司、宽甸北方山奇农产品交易中心等,使域内龙头企业带动力不断增强。如,宽甸光太药业有限公司采取订单联系农户形式与全县约1.2万人参及药材种植户形成了产业链关系,带动全县种植基地约50万亩,有力促进了农民增收。正在不断完善的北方山奇大市场,建筑面积约10万平方米,商铺2000多个,目标是建成东北东部地区最大的中药材交易市场和集散地,2011年投入运营以来,年销售额已突破10亿元。

如今,附近的村民大都在从事着与人参相关的产业。周围的山林也被人们自发地保护起来。良好的环境,在吸引游客的同时也为学子回乡创造了条件。何恩义26岁的儿子已经大学毕业,并和父亲进了同一家公司,在不同的部门工作。而由于收入的提高和环境的优美,男孩子们再也不用担心没有女孩愿意追随。

整合资金投入 夯实人参产业发展基础

2012年,宽甸县被辽宁省政府确定为人参产业“一县一业”示范县。当年的新闻显示,这一年宽甸人参种植面积达到81万亩,年产值26亿元,全县18个乡镇158个村有人参种植户5万户,从业人员近10万人。2014年,根据宽甸满族自治县农村经济局为《新产经》记者提供的数据,该县的人参栽培面积已经扩大到101万亩,其中,园参0.5万亩,林下参100.5万亩,产值达到27亿元,全县农民人均产业收入8000多元,占全县农民人均纯收入的66%。人参相关的产业已成为宽甸县域经济发展的强力增长点。县内从事人参加工的企业已经有15家,其中规模化企业6家。

县委、县政府充分发挥超前引领作用,引导人参产业科学发展,在产业发展的不同阶段和不同环节,适时科学地出台扶持政策,加大资金扶持,始终将政策服务贯穿于人参生产、销售、技术推广、精深加工、信息需求等各个环节。在产业扶持上,已连续七年出台产业化扶持意见,每年拿出500万元作为农业产业化扶持资金,同时每年整合农业、民宗、林业、农业开发等各涉农部门资金约3500万元,重点向人参产业倾斜;在促进规模种植上,连续七年坚持对规模发展林下参、柱参500亩以上的,每亩以奖代补400元;在项目投资奖励上,连续七年对当年投资1000万元以上的固定资产产业化加工项目,每年择优扶持10个项目,每个扶持10万元;在农业对外开放上,对获得“三品一标”认证、省级以上著名品牌、在国内大城市开设营销店,或者年出口农产品100万美元以上的企业给予10万元—20万元的奖励;在基础建设上,围绕建设“辽宁生态旅游第一大县”,县政府计划筹集资金1亿元建设沿路、沿江人参产业观光带,同时加大对基地路、电、水等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的支持力度;在基地建设上,出台了鼓励扶持发展政策,根据基地规模大小,分别给予产业示范户、农民专业合作社奖励和协调贷款支持;在风险防控上,将人参产业纳入保险,有效抵御了种植风险;在专业合作社发展上,坚持“健全规范、科学发展”的思路,建立健全利益分配和民主管理机制,完善服务功能,提高了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通过鼓励土地流转,建立健全农村土地流转市场,加快林权改革步伐,为持续延伸人参产业链条,提供了坚实有力的保证。

何恩义就职的辽宁参仙源参业股份有限公司如今也已经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野山参企业。由于有了当地政府的支持,公司旗下已经拥有林地60多平方公里,野山参基地40000余亩,6年生以上野山参存苗量约8亿株。

目前,宽甸县以石柱人参、林下参等为主的人参生产面积已达82.6万亩。
2012年,预计产商品参300万株、干品22吨,产值28亿元。仅此一项,全县农民人均增收达3800元。全县重点人参生产加工企业达22家,农民专业合作社达26个,带动全县50%的农户从事人参种植,人参产业已经成为宽甸加快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促进广大农民增收致富的优势产业。
2011年,宽甸满族自治县被中国中药材协会授予“中国石柱人参第一县”称号,2012年被省政府授予
“人参产业‘一县一业’示范县”荣誉称号。

公司总经理李殿文告诉《新产经》记者:“目前,公司正在不断延伸人参产业链。从粗加工到精加工,从泡酒到美容,伴随着原料基地的拓展、技术的提升和系列产品的增多,公司营收来源也将拓宽,从而保障公司主营业务的持续盈利。”$pager$

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请您来电(028-65608867)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
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国际市场之囧

宽甸县农村经济局局长商洪军在接受《新产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尽管近年来人参产业在一县一业示范项目的扶持下,实现了较大发展,但瓶颈依然存在。“一是由于人参种植周期长——15年左右起获——使得野山参所需物资和人力投入较大,因此面临着资金短缺的问题。受物价、人工等价格上涨的影响,目前种植人参的成本要远远高于前几年,农户已负担不起高昂的种植成本,如果国家没有相应的政策、资金扶持,很难再扩大种植面积。二是人参产品加工企业的深加工能力不足,宽甸县内现有的人参产品加工企业技术低、规模小,宽甸的人参加工尚处于初加工阶段,目前我们也与省内的一些高校科研院所结成合作伙伴,开发人参相关的高、精产品,但是由于缺乏资金、政策,研发工作进展缓慢。”

宽甸,只是中国人参产业发展的一个缩影。有业内人士就曾表示:“从野山参产业的发展情况看,中国虽然有一流的资源,但却是二流的生产与加工、三流的营销且中间环节较多,层级加价导致市场价格不透明,这是一直以来制约野山参产业发展的问题。”

目前,中国有从事人参种植、加工和贸易的企业近 2
万家,但却呈现出典型的小而散的特点。由于特殊的地理和气候因素,吉林成为我国人参的主产区,人参产量可占全国的80%。

有数据显示,我国每年人参产量约在7000吨左右,这个数字可以占到全世界人参总产量的70%以上,且我国每年所产人参中有70%?80%用于出口。但相比每年约
500 亿元的世界人参总产值,我国却只占到其中的不到 4%,约16
亿元。中国人参的产量与产值相差20多倍。相比而言,韩国高丽参的栽培面积、总产量仅为我国人参的30%,总产值却为我国人参总产值的3.5倍。

中国人参产业产量与产值的严重倒挂,令不少从业者叹息。其中,尽管一些人已经开始行动,积极探索人参产业发展的路径,但是面对强大的外资对手打压,这些力量依然略显薄弱。

未来,中国人参产业如何在世界市场实现突围,成为众多从业者们无法逃避的难题。

文|《新产经》记者 刘禹松

相关专题

人参涨价的背后 人参产业如何突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