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染地图正在发力,山东模式雏形已成

中国的环境治理开始进入全民参与模式。

2015-04-13

8月4日,《环境保护公共参与办法》编制工作在环保部启动,最快将于年底出台,这也是首个全国性公众参与环境保护的规范性文件。

中国环境报报徐丽莉

按照《环境保护法》修订案草案规定,公众可以在环境法规和政策制定、环境决策、环境监督、环境影响评价、环境宣传教育等环节参与环境治理。

居住在北京的宋先生近日刚刚迁入了亦庄开发区附近的小区,由于对周边情况不熟悉,依照往常,他打开了手机上的百度地图应用,想看看附近的生活环境。点开搜索栏,他看到了一个“全国污染监测地图”的热词推荐,顺手一点,周围的污染源就清晰地显示在他眼前,中芯国际集成电路制造有限公司、开发区东区污水处理厂二期等企业都位于宋先生小区附近。“原来我身边就有这么多污染源!”他不禁感叹道。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预计,公众参与环保有望解决“执法不严,违法成本低”的顽疾,并降低环保执法难度。“该文件是战略性的,引领了一种新型的污染治理模式。”马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宋先生使用的就是日前上线的百度地图——全国污染监测地图。“我们希望利用百度地图的优势,通过污染源信息的叠加,让公众关注身边的污染源,从而倒逼企业达标排放。”
百度公关部企业社会责任项目经理王秀忠告诉。

山东、浙江、江苏等省已率先实施公众参与环境治理,IPE的检索数据显示,山东最优、山西最差。

了解到,由公众环境研究中心马军主持研发的“污染地图”也于前段时间升级更名为“蔚蓝地图”,仅仅一个月的时间,“蔚蓝地图”手机应用的下载量从50多万骤增到310多万,越来越多的手机用户开始截屏“蔚蓝地图”中的数据,与当地环保部门互动。马军在接受采访时也曾表示,正源于此,他对使用蔚蓝地图推动公众参与污染治理,又增添了几分信心。

6省市尚未建立自行监测信息实时发布平台

这些污染地图可以做什么,为何备受公众“追捧”?作为污染地图的核心,数据的获取又存在哪些问题?

在接到微博举报国电菏泽电厂氮氧化物超标排放后,6月10日,菏泽市政府副秘书长孔令杰来到菏泽电厂,就一期脱硝工程建设问题专门召开调度会议,并详细列出进度时间表,否则将作出停产处理。

污染地图将跟公众有关的污染源在地图上集中展现,将污染源置于公众的监督之下,公众可随时掌握自己关心的身边污染源状况

大气中的氮氧化物与水结合会产生酸雨,与紫外线及汽车尾气中的碳氢化合物反应可导致光化学烟雾,是严格控制的污染排放物。

进入百度污染监测地图的页面,一张带有色彩“斑点”的地图展现在眼前。百度公关部企业社会责任项目经理王秀忠告诉,绿色图标表示监测企业排放达标,红色则代表监测企业排放超标。随手点开一个点,看到北京城市排水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次渠污水处理厂显示部分超标,氨氮含量总超标4.39倍,总氮含量超标1.48倍,总磷含量超标0.27倍,粪大肠菌群含量超标1.71倍。

6月26日,山东省菏泽市环保局在官方微博回复了国电菏泽电厂超标排放氮氧化物的处理措施,“菏泽电厂一期氮氧化物严重超标,严重影响我市大气环境质量,市环保局已经为此对其采取限产治理和经济处罚,并且要求电厂必须建设并运行脱硝装置。”

点击距离自己最近的污染源,会立即出现提醒:“哇,某工厂竟然超标了!要关注!”或是“原来这个工厂也是排放来源呀,要好好排污不要破坏蓝天哦”等字样。除了可以查看具体的污染源外,百度污染地图还可以展示出地区范围内的环境污染指数,如一个地区的污染源比较多或者污染源排放不达标,经过后台的大数据分析,百度污染地图会给出公众附近的环境危险指数。

8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污染地图”APP查询菏泽电厂排放物数据发现,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指标全部达标,网友rainbow称赞,“家乡这次很给力,希望环境越来越好。”

同时,公众也可以将这些信息实时分享到社交媒体平台,提醒其他人一同关注污染源情况及个人安全健康。

在山东,对公众环保监督做出快速响应的不止官方机构,自2013年以来,这里的大部分企业也积极参与进来,尤其是此前被指“针扎不进,水泼不进”的国企、央企。

“百度污染监测地图实现了身边污染源随时测的功能,只要进入监测地图,就可以将周边的污染源和危险系数了解得一清二楚。”王秀忠说,百度污染监测地图不做专业的污染源监测网,而主要通过简单明了的方式将污染源告知公众,让公众清楚他们身边污染源种类、数量和状况。

7月31日,华能国际电力股份有限公司济宁电厂生产厂长梁本民在官方微博回复污染物超标排放,逐条列出低氮燃烧器、脱硫设施和除尘的改造任务目标及完成时间表,并公开作出郑重承诺。

而摸索了近10年的蔚蓝地图则更进一步,不仅有污染源监测数据,还有空气质量指数、水源质量监控、生活服务指数。打开蔚蓝地图App,手机软件首页通过定位,选择了所在的区域,马上看到了当前地区空气质量指数为195,是中度污染。上翻屏幕,还看到了各类服务信息,比如建议佩戴口罩、不适宜开窗、减少运动等。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仅今年6月-7月间,山东省环保部门和企业即回复公众环保信息多达近40条,不仅回复及时,而且具有实质内容。除山东外,浙江、江苏两省的环境公众参与程度也名列前茅。

继续点击空气模块,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各种颜色标注的空气质量指数,公众不仅可以根据需要查看不同区域的空气质量指数,还可以查看AQI任意一项指标。据了解,空气质量模块中有2000多个监测站实时数据和超过380个城市空气质量排名。

然而,公众参与环境治理在全国各地的步调差异却极为悬殊,检索IPE“污染地图”及微博数据显示,山东最优,山西最差。

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蔚蓝地图的创始人马军重点给介绍了水质模块,“水质模块可以满足公众及时查询和获知各地水质情况的需求,目前这一模块包括各大水系的水质信息,1900多个水质监测站,全国数百条河流、上百个湖泊水库水质信息。

8月10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IPE污染地图上看到,山西省境内几乎空白,空白意味着山西省污染源信息尚未实时发布,更不要提公众参与了。

污染源主要包括4000多个大气污染源和5000多个水污染源实时排放数据,看到有的点是红色、有的是红色带绿边,有的则显示绿色。马军告诉,红色为超标排污企业,红底绿边标识是企业已对超标问题作出公开说明,并承诺在一定期限内完成整改,蓝色是达标排放企业,灰色则是没有监管数据。随手点击一个点,看到邹平齐星开发区热电有限公司4月8日14:00氮氧化物的监测值为897mg/m3,标准是200mg/m3,距承诺整改完成日期还剩22天。

6月19日,IPE公布“2013-2014年度120城市污染源信息公开指数”显示,山西省多个城市排名垫底,如临汾排名第112位,阳泉、大同则

与李克强总理提出的“互联网+”相契合,污染地图借互联网发力,是互联网思维下的产物

分获倒数第二、第一。

前不久一位手机用户在“蔚蓝地图”上发现山东巨润建材有限公司在其生活区域内超标排放氮氧化物,随后这位用户就在新浪微博中转发了“蔚蓝地图”上的数据截图。这条微博当天被转发600次,阅读量达116万次。

评价标准包括监管记录、交流互动、企业排放数据和环评信息,阳泉、大同企业排放数据、环评信息、企业环境行为、自行监测信息公布四项得分为零,其他各项得分也少得可怜。

这也引起了山东环保厅官方微博“@山东环境”的关注,“@山东环境“也进行了转发。3天后,菏泽环保局官方微博“@菏泽环境”发布了名为《关于山东巨润建材有限公司氮氧化物在线监测数据超标问题的说明》的长微博,表示这一企业承诺限期整改,如逾期不能按时完成治理任务,愿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法律后果。

其中,企业排放数据是公众参与的重要基础,2013年7月31日,环保部发布《关于印发国家重点监控企业自行监测及信息公开办法》,要求国控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测数据实时公开。

据马军介绍,此前,很多因不合格“上榜”的企业纷纷与公众环境研究中心合作,希望整改后可以从污染地图中“消失”。

但截至今年6月,广东、重庆、云南、甘肃、青海、山西等省尚未建立自行监测信息实时发布平台,仅仅开辟了专栏发布自行监测数据汇总表。

这些数据何以引起这么大的反应?

四行业超标排放严重

与其说污染地图忽然“发力”,不如说污染地图顺应了互联网时代,污染地图也是对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的“互联网+”最好的诠释。

企业在线监测实时公布及交流互动使得污染信息大白于天下。

“根据李克强总理提出的‘互联网+’,我们提出了‘环保+’,也就是说,未来环保问题要采用‘环保+政府+企业+公众’的模式,拓展环保的参与主体。”王秀忠告诉,也正是基于此,他们将百度污染监测地图作为“互联网+”和“环保+”的重要实践。

登录各地环保部门建立的国控重点污染源在线监测网站,公众即可随时获得企业的污染情况,IPE进一步将数十个网站的数据集合于“中国污染地图”APP移动端,任何公民均可随时、随地参与监督。

据王秀忠介绍,他们将开发更多的产品和应用,百度大数据中心也正在从事相应的污染源数据开发工作,未来,公众可以拿着手机拍照或者扫一扫天空,污染地图便可对照片位置的环境状况做出判断,从而给出相应的环境提示。

从目前的观测数据看,企业超标排放较为严重,并且各行业的情形具有规律性。

马军认为蔚蓝地图是互联网思维下的产物,“互联网+”的时代造就了蔚蓝地图。

以发电行业为例,其主要污染物为烟尘、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其中氮氧化物超标排放现象普遍。

划时代的移动互联网使公众随时随地可以参与环保工作。“公众通过电脑查看污染源还是不够便捷,而移动互联网打破了地点和空间的限制。”马军说。

如华能威海发电有限责任公司#4机组、华能临沂发电有限公司4*140兆瓦机组、淄博晨光海德热电有限公司、绍兴咸亨热电有限公司等氮氧化物排放超标。

其次,互联网时代的社交媒体尤其是微博,成就了蔚蓝地图的微举报功能。公众可以将蔚蓝地图的污染源数据分享到微博,通过与各地的官方微博、网友互动,引发社会关注,从而在公众的监督下,共同解决问题。

据马军分析,发电厂氮氧化物超标的主要原因是未安装脱硝设备或非正常的运行管理所致。嘉兴市环保局称,从2014年7月31日起,国内热电企业实施新的《火电厂大气污染排放标准》,但部分企业未能根据新标准对现有设施改造提升,导致大气排放存在超标行为。

马军介绍说,山东环保政务微博已经与网友形成了良好的互动,基本上做到了事事有回应。山东省环保厅、17个市、上百个县都有各自的微博,一旦收到微举报,山东省各地的政务微博可以有序、快捷地回应。

事实上,热电企业的污染物控制尚属先进,玻璃行业的污染排放更为严重,更为准确的说法是长期稳定超标排放。

“我们污染源模块的右上角有分享功能,可以将环境问题直接分享到微博,这样环境问题从受理、核实到处理都受到公众监督,一旦有反馈,地图会第一时间更新,公众可以看到企业整改情况和措施。这样,公众参与了整个环境问题从发现到解决的全过程,增强了环境治理的主人翁意识。这也是蔚蓝地图‘走红’的原因。”马军说。

如IPE数据显示,秦皇岛耀华玻璃的氮氧化物排放浓度经常处于2000多毫克/立方米,是国家标准700毫克/立方米的三倍多;威海蓝星玻璃股份有限公司也曾被市民举报。

数据难获取成为污染地图进一步发展的障碍,还需加大信息公开力度,加强地方环保部门和环保公益机构的合作

玻璃行业的氮氧化物治理措施与发电企业相比尚存在差距,据威海市环保局的表述,山东省玻璃窑炉氮氧化物排放标准2013年9月颁布实施,新标准出台后,国内玻璃行业至今没有成熟的氮氧化物治理技术。

从百度污染地图上发现,目前污染源的数据只涵盖了北京、上海、天津、安徽、四川、江苏、浙江等18个省市。在蔚蓝地图中,污染源监测中有很多灰色的点没有监测数据,各省市的空气质量监测数据也不完善。

据悉,蓝星玻璃曾先后与山东环保产业、中建材、北京元通公司等多家环保企业论证研究脱硝设备,但终因技术不成熟而搁浅。

虽然污染地图乘上了“互联网+”的东风,但数据获取成为其进一步发展的障碍。这些污染地图数据依靠各地环保部门的网站,据王秀忠介绍,并不是所有的政府网站都公布了污染源数据,即使公开污染源监测数据的网站,也存在限制访问的现象。

水泥行业也是中国工业生产的排放大户,因该行业仍然沿用2005年标准而表现为超标不严重,但实际排放量却极大。

其实数据获取难已经不是一个新问题。自2006年5月公众环境研究中心成立起,马军就开始研究如何获得数据。

根据现行的《水泥工业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水泥行业生产环节包括矿山开采、水泥制造、水泥制品生产三个。三大项中,水泥制造环节又下分三小项,以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为例,仅在“水泥窑及窑磨一体机”中有排放数值限制,而其他环节并未规定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的排放限值。

2014年,他们对120个城市污染源信息公开状况进行年度评价,尽管山东、浙江等省的在线监测平台已经基本实现按小时公开,宁波、北京等重点城市的日常监管信息发布开始趋向系统化,但评价结果显示仍有上百个重点城市的监管信息有待进一步公开。

马军预计,明年水泥行业将实施新国标,届时会有大量水泥企业进入超标排放行列,“国家已经给了水泥行业这么长的准备期,应借鉴其他行业的经验教训尽早完成改造,而不是在准备期内任其排放。”马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青青地图的创始人刘春蕾也遇到了同样的问题,他们在申请地方数据的时候,或被环保各部门互相推诿,或以涉密等理由拒不公开,或人为故意垄断环境信息,阻挠环境信息公开,有的直接没有回应。“最后我们不得不采用一些手段,比如我们告知对方,如果再拒绝公开,我们将被迫提起行政复议,这样情况才会有所好转。但是这不能成为常态化手段。”刘春蕾说。

在马军看来,第四大排放行业钢铁制造的数据颇为令人生疑。

马军认为需要环保部门和公益组织两方面努力。从环保部门来说,地方环保部门要增强信息公开意识,在财政、人力方面支持信息公开工作,充分利用现有的IT技术加大信息公开力度。他认为地方环保部门应该积极联合公众和环保组织,充分利用公众的力量,投身环境治理。“地方环保部门只需要做好做强基础数据工作,公众和环保组织会对基础数据进行进一步开发。”马军说。

环保部门曾对河北省的钢铁行业做过专门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七成的企业存在超标排放现象,但公布出来的数据却是大多数企业未超标排放。马军称,河北省的数据难以令人信服。

从环保公益组织来说,马军的团队每年都会对全国120个城市污染源信息公开程度编制年度评价,通过这种量化评价,既满足了地方政府部门互相学习和借鉴的需求,对信息公开也是一个促进。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河北省的数字偏差同样产生于玻璃行业,如其官方信息公开平台上设定玻璃行业氮氧化物标准值为10000毫克/立方米,但国家标准值却为700毫克/立方米。

“评分机制可以产生倒逼效应,使得信息公开不完善的地方政府提升自身服务。”马军说。除了外围推动,马军认为公益环保机构与环保部门是通力合作的关系,推动信息公开最重要的还是要加强与地方政府的合作协商,深入了解彼此,合力解决环境问题。他们会经常去地方环保部门调研,并与地方环保部门、专家举办各种研讨会,探讨信息公开的法规政策、实践案例等方方面面的问题。“我们网站经过了多次调整和完善,在这个沟通过程中,我们与环保部门也形成了深度合作。”马军说。

渐入全民环境治理模式

刘春蕾也从3个层面给出了建议,从法律上讲,他认为应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上升为人大审议通过的法律,而非国务院颁布的条例,增强其权威性。从政府层面上来说,环保部门应当主动公开,民间环保组织依法督促各级环保部门加强公开。从实际应用层面上来说,各级环保部门公开的环境数据需要以电脑可以处理的方式公开,对各种不利于电脑处理的公开的格式进行修改。

环境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随着《环境保护公共参与办法》编制工作的正式启动,中国已开始步入全民环境治理时代。

事实上,山东、浙江、江苏已率先尝试,马军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尤其是山东环保部门引领了一个新的污染治理模式,即多方合力推动环境治理。”

新模式初步取得了良好的治理效果,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询,数月来,山东省各级环保部门几乎快速、全面地回复了所有超标排放举报,并制定了详细的限期整改时间表。

据悉,山东省环境厅建立了“三级微博工作体系”,包括省厅、17个地市、近百个区县。政府监管部门通过微博与公众保持畅通的良性互动。

马军认为,山东省的举措并不容易,因为这不仅需要投入人力、物力、财力,而且需要工作人员具有相当高的政策水平。

但出人意料的是,在山东省环境厅相关负责人看来,公众参与共同治理模式反而减少了监管部门的工作量。

近日,重庆环保部门在微博上揭示了一个环保监管中存在的普遍问题,一个县的环保部门仅有十几、二十多人,但管辖企业却有成千上万家,监管难以有效进行。山东环保厅也曾制定“5
2”、“白加黑”的连轴转治理方式,但仍感力不从心。

“必须要让广大的公众参与进来,打人民战争。”该山东省环境厅负责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更为重要的是,山东公众参与环境治理模式有望解决长期以来“执法不严,违法成本低”的顽疾。

“每小时的排放数据都出现在网上、手机上时,企业的风险就大大增加了,”马军分析,“特别是结合明年1月1日实施的环保法,如按日计罚、对政府问责的条款,如果企业每天超标都被罚几万、十万,企业的排污成本则会成倍上升,其治理环境的动力自然就有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