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白药近五年舆论危机一览,云南白药是否应公开配方

云南白药近年来遭遇的舆论危机不少,大多集中在用药安全的关键信息上,公司方面大多保持沉默的态度,这无形中令云南白药的形象受到损害。

相比西药,不少人认为作为传统中药的云南白药几乎无毒副作用。但实际上,上世纪八十年代即有对云南白药不良反应症状的研究和报告,且被收入教材。如《中医药学报》1980年便载有因口服云南白药发生急性肾功能衰竭1
例,1989年08期的《中成药》所载《云南白药不良反应及其探讨》中对1964-1985年间国内部分医学期刊有关云南白药不良反应的文献进行综述,总结分析30例中毒、消化道出血等不良反应,《人民军医》杂志2000年载有一例外敷少许云南白药致过敏性休克反应。而广东中医药大学版的《中药药理学》中药毒理学论述中提及,云南白药对于心血管系统损害会发生心悸、胸闷、发绀、心律失常传导阻滞、血压异常、循环衰竭甚至死亡;对于泌尿系统损害会发生尿毒症、急性肾功能衰竭、甚至死亡;同时还可以引起出血倾向。

云南白药再一次遭到了舆论的炮轰,这次不是因为自身成分的问题,而是牵涉到了刑事官司。

国家药监局曾回应称,对云南白药的不良反应进行监测,未发现严重的不良反应报告,但2003年,广州便发生过大学生因云南白药而中毒身亡的案例。当时,广东省医学会依据中药专家提出的意见和有关资料,认为云南白药含有草乌成分,因为过量使用云南白药所致的中毒症状与乌头碱类药物中毒症状相似。这一证据被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采纳,判决认定是医院超量使用云南白药形成毒性。事后,其主治医生表示因为云南白药的说明书没有任何成分和含量的标明,也没有警示文字,他当时给病人用药完全靠临床摸索。

7月17日,网传广州一位外科医生被云南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的警察带走问话。这件事情立刻在网上掀起轩然大波。这一“跨省”抓捕的行为竟然是由于云南白药的举报,这位医生在两年前发布一篇微博,称有小患者擦伤后用云南白药粉自行治疗,导致毁容。云南警方据此认为该医生“侵犯了云南白药的商誉”。

云南白药过量造成毒性反应不止与乌头碱有关,三七和重楼也会有影响,经美国癌症研究所检测,云南白药含有两种与之有关的细胞毒皂苷。这种皂苷进入血液后,促进血液循环,达到活血化瘀的作用,但也可致溶血与出血反应,因此有报告称云南白药引起黑便、鼻黏膜充血、血小板减少等。临床报道指出三七和重楼中的皂苷成分都对肝脏有损伤,云南白药所致急性肾功能衰竭也可能与皂苷的肾毒性有关。此外,三七和重楼超量使用可引起心脏传导阻滞,能抑制血小板聚集而致出血及恶心、呕吐等,而重楼早期的中毒症状也有恶心、呕吐、面色苍白、烦躁、头晕头痛、抽搐、心律失常等。

“侵犯商誉”是个很重的刑事罪名,2013年中联重科举报陈永洲的正是这个罪名,陈直接被湖南警方带走,这一幕恐怕各位都不陌生。

每盒云南白药中都有一粒红药丸,叫作保险子,说明上称凡遇较重的跌打损伤可先服保险子1粒,其他症状不必服用。但在一些医药报刊中,常有“巧用保险子”、“红药丸有妙用”等推荐文章称其对众多临床症状皆有奇效,包括治鼻血、痔疮等。但是由于作用机理不明,这种“强效救命丹”有时会造成不良后果。根据临床数据,有些不良反应病例就是因为使用保险子导致的。

暂且不论医生的判断正确与否,云南白药的霸道行为很快令自身陷入了舆论的漩涡。仅仅凭借一则提示用药风险的微博,就差点抓人,这无论如何是无法令人接受的。而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云南白药对此事的态度:依然如之前一样,对舆论的反应充耳不闻。

2009年,北京律师赵因按规定剂量第三次服用云南白药后,出现呼吸困难等症状被送至医院,事后查出心脏受损,而医生却无法判断病因。赵因在自行查阅资料后认定是云南白药所含乌头碱所致,遂就配方问题将云南白药告上法庭,理由是云南白药没有在说明书中标明草乌成分,侵犯了患者和医务人员的知情权。但云南白药集团以国家保密配方为由,拒绝回应其配方是否含有草乌成分,这场诉讼最终也因“云南白药是国家绝密配方”被法院驳回。

云南白药近年来遭遇的舆论危机不少,大多集中在用药安全的关键信息上,公司方面大多保持沉默的态度,这无形中令云南白药的形象受到损害。

2010年,西安人陈丽娟也怀疑云南白药含有乌头碱导致她经期大出血,但最终也因云南白药拒绝提供配方,法院无法断定二者之间的因果而被驳回诉讼。

2010年12月,云南白药被爆出其配方在美国公开。

此次承认的草乌所含乌头类生物碱为剧毒物质,其中毒症状包括恶心呕吐、四肢麻痹、呼吸困难以及心律失常等,口服0.2mg即可中毒,2-4mg可致死。在欧美等国,草乌普遍被严格控制或禁止用药。而在中国,虽然草乌早在1988年被列为医疗用毒性药品,按照国务院颁布的《医疗用毒性药品管理办法》,草乌制药品应在包装上标有毒药标志,且标示量要准确无误。但云南白药公司却以“国家保密配方”为由,名正言顺地长期隐瞒其有毒成分。

云南白药是仅有的两个国家级保密配方的品种之一,正是由于其配方的严格保密性,国内才未能产生市场竞争者,这个藏了上百年的秘密竟然在美国市场公开,令国内一片哗然。

2013年2月5日,因香港特区政府化验所发现云南白药样本中含有未标示的毒性物质乌头类生物碱,香港卫生署下令回收云南白药旗下的云南白药胶囊、散剂、气雾剂等5款产品。同日,澳门卫生局也发出停用回收通知。第二天,云南白药公司不得不出面承认配方中含有乌头碱类物质,而这也是云南白药第一次公开承认其产品含有毒成分。

中药在美国一般无法获得药品的资格,只能作为植物提取物进行销售。即便如此,美国FDA也会要求中药注明主要组成部分。云南白药在美公布组方或许属于无奈,但的确令其自身左右为难。对于这一事件,云南白药采取的态度是冷处理,即坚称“做法并无不当”。

同年11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下发文件,要求含毒中药品种说明书必须增加其含有毒性饮片的警示语,且特别指明涉及国家秘密技术的中成药品种也在其列。直到日前,云南白药才开始修改说明书,增加草乌毒性说明,但对其他成分依然保密。

2013年2月,香港卫生署在例行检查中,发现云南白药中含有未经标注的有毒成分“乌头类生物碱”,导致云南白药所有产品在香港和澳门紧急下架。这一事件同样由配方引发,由于乌头碱的毒性巨大,且云南白药一直以“保密配方”为由拒绝公布成分,港澳方面才有如此大的反应。

2013年11月,国家药监局重申:所有含砒霜、生川乌、生草乌、雄黄在内的28种毒性中药品种需要特别注明,保密品种也不例外。这一文件实际指向的就是云南白药。云南白药被迫修改说明书,首次正式披露了成分之一,“制草乌”。与此同时,关于其用药风险的讨论越演越烈。

与此同时,福建富商陈发树一直在为追讨云南白药股权而做抗争;绿色和平组织又查出云南白药的药材农残超标;公司在昆明呈贡的地产项目又被指“鬼城”……在这样的背景下,云南白药非但不下力气修复自身形象,反而选择跨省举报一名医生,是不是嫌自己商誉太好呢?

2008年之前,云南白药的股票和很多老国企一样并不惹眼。在2007年股市最高点的时候,云南白药股价也就是40元不到的样子。能够促使其一股价飞冲天的不是神奇的白药,而是其投入的OTC、日化和保健产品,后来医药行业总结为“大健康”。

传说2008年赵丹阳花600多万美元,拍得与巴菲特共进午餐的机会,席间赵丹阳给巴菲特赠送了两件中国特产:云南白药和东阿阿胶。这两个公司正是发展大健康的倡导者和先行者,云南白药的牙膏、创可贴甚至卫生巾令其积累起了良好的形象。

但是,云南白药经营者们的傲慢,将必然使其身上的光环越来越暗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