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鑫御隆暴光高息诱饵P2P集资欺骗,高回报为饵圈钱跑路频现

近日,国内最大P2P平台宜信公司被曝出8亿元坏账传闻,尽管宜信迅速反驳,但这一事件加剧了公众对P2P行业的担忧。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经有富豪创投、广融贷、及时雨、国临创投、中银资本、华东理财、贵福财富、奔富金融、中保投资等十多家P2P平台发生提现危机或倒闭。

P2P网贷在2007就开始传入国内,但直至2012年互联网金融被人们热议之时,才真正红火起来。伴随着大批量P2P平台抢占市场,很多问题凸显出来。其中,最引入注目的就是“P2P平台诈骗”。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发现,剥去高科技、舶来品的光环,不少P2P平台实质是将民间借贷搬到了互联网之中,通过如影随形的广告、高额的利润、虚假的承诺吸引投资者飞蛾扑火,进行击鼓传花式的危险游戏。

网贷之家CEO徐红伟评论说,“在P2P行业里倒闭的有两种,一是平台本身属于纯诈骗性质的网站,第二种是经营不善资金链断裂”。近年来国内百余家P2P平台前赴后继的倒闭,究其原因,也是千奇百怪。若把经营不善视作对投资者的一种辜负与欺骗,鸿鑫御隆将揭示这些P2P平台的欺骗手法。

野蛮生长

第一步:吸金手段

“P2P”网贷平台通过互联网将民间借贷风险迅速放大。一方面,多家网贷平台出现兑付风险,投资人连本金都难以追回;另一方面,网贷平台近年来成交量高速增长,从第一家开业到贷款余额突破千亿元只花了不到3年时间。通过对P2P机构这一波密集的倒闭潮,当前的P2P机构呈现出一些新的特点,隐蔽性、迷惑性更强,投资者损失更大。

虽然借款项目的甄选是一家P2P企业的核心,但秉承着有钱好办事的思路,众多P2P平台视吸收资金为首要任务。P2P平台想要成功吸睛,高收益、硬背景正是武装自己的不二法宝。

日前,一家名为“中欧温顿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的机构被曝负责人“跑路”,卷走投资者资金达数亿元。而《经济参考报》记者登录证监会网站,查阅在录的基金花名册,发现所谓“中欧温顿基金”根本没有在列,也不在行业协会备案的私募基金之列。这是一家赤裸裸的“山寨”P2P网贷公司。

1.高收益

在“中欧温顿”的网页上,其号称注册资本达1亿元人民币,主要涉及领域为P2P、基金、PE,在北京、深圳、内蒙古都设有分公司。目前,北京的投资者已经报案,据一位员工称,公司吸纳社会资产量至少超2亿元,但公司账上余额只有2000万左右,受害的投资者可能达上千人。

大部分跑路的P2P平台往往会承诺很高的年化收益率,但由于缺乏与之合作的担保机构,还有一些平台甚至伪造借款项目营造高收益率,使得缺乏风险意识和利欲熏心的投资者往往会为了高收益而飞蛾扑火。

与“中欧温顿”明目张胆披着“基金”外衣行山寨网贷之实不同,今年年初爆发的国临创投实际控制人郑旭东“跑路”,则揭开了部分不法P2P平台“一拖多”的伎俩。

手法一:高回报加奖励

《经济参考报》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年初倒闭的国临创投、上海锋逸信投、深圳中贷信创这三个平台幕后控制人实为同一人。这三个平台均以发售中华文化产权交易所艺术品资产包份额抵押标,高息招揽投资者,并宣称由“深圳市中瑞隆信托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对借款合同进行100%本息担保。实际上,后两者都是郑旭东的“壳”,投资者的资金可能直接进入了郑旭东的个人账户。相关投资者认为这涉及诈骗,已经向警方报案,目前警方已经立案。

2013年倒闭的P2P平台“天力贷”就是利用高收益卷钱的一个典型。该平台上项目的年化收益率普遍超过22%,同时平台给予投资者以3%-7%不等的投标奖励。这种高收益让存在投机心理的投资者很快就上钩,最终天力贷在5个月里卷走近5000万。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法研究所所长黄震表示,经过多年野蛮生长,目前P2P行业集聚了大量风险,并且存在“三无”尴尬,即无准入门槛、无行业标准、无主管机构,很多人随便在工商注册一个公司就开始做P2P,这无疑会对金融监管体系和法律制度提出更高的要求。

手法二:秒标

爱投资网贷平台C E
O王博表示,目前P2P行业鱼龙混杂,尚无明确政策监管,卷款跑路的P2P网贷平台一般具备以下特点:没有合作的金融担保机构;平台对借款项目进行自担保;利用高息吸引投机类的投资者,如年化利率高于30%以上;借款项目虚假无第三方核实。

“秒标”是P2P平台为招揽人气发放的高收益、超短期限的借款标的,时间甚至短到2秒。所谓的“秒标”通常是网站虚构的一笔借款,由投资者竞标并打款,网站在满标后很快就运用自有资金连本带息还款。这显然是用白送利息的方式来吸引投资者。网络上由此聚集了一批专门投资“秒标”的投资者,号称“秒客”。这些投资者起初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投资的数额并不多,但他们可能会逐渐加大自己投资额来赚取更多收益–有些投资者甚至会花几十万、上百万来专门投资秒标。由于监管空白,这样就很可能滋生出庞氏陷阱。当平台的线越放越长,吸收的投资者资金越来越多,平台就越有可能鲸吞掉巨额的投资。

飞蛾扑火

手法三:拆标

由于P2P网贷借款利率高,不管是对网贷平台的经营者,还是对投资者,均形成“一夜暴富”的巨大诱惑,这也是P2P平台“跑路”不断、投资者仍前赴后继的主要原因。

有些借款项目由于标的期限长、金额大而不太受投资者的青睐。为吸引投资者、增加交易量,有些P2P平台会采用“拆标”手段。拆标可以是从贷款金额上将大额贷款拆成若干份小额贷款,如将100万的贷款拆成10份或100份;也可以是从贷款期限上将长期贷款拆分成若干份短期,如将1年期的贷款拆成1月期,用“新债还旧债”的方式滚动12次放出。“拆标”对借款人并没有任何影响,其仍能享受100万为期1年的贷款。但对于P2P平台而言,“拆标”实际上建造了一个资金池,进行期限错配、短贷长投。一旦平台发生挤兑,平台就需要自行筹措资金进行垫付,否则就有倒闭的风险。

据中国小额信贷联盟秘书长白澄宇介绍,目前P2P平台借出利率普遍在年化30%以上。平台以收中介费盈利,一般是融资额的4%至5%,高的甚至达到10%。

2.硬背景

网贷之家负责人徐红伟透露,除了给投资者的高额回报,有些P2P平台会通过手续费、担保费等形式向融资方收取每个月1%至2%的费用,也就是说平台自身的年化收益就达到12%至24%。

除了高收益,如果能向投资者传达P2P平台由实力雄厚企业投资设立、创始人在线下有良好的资金背景与投资经验、或者该平台有优秀的投资顾问团队等信息,那无疑能提升投资者对平台的好感度。为此,有些P2P平台纷纷夸大其词,甚至伪造各种资料,博人眼球,蒙骗客户。哈哈贷—这一在2011年7月对外申明注册资金短缺的P2P平台—就曾宣称自己是“中国最严谨网络平台”。如果夸张的口号只是口头上的狂妄之词,鸿鑫御隆表示下面这些手段就是明目张胆的欺骗了。

为了吸引投资者,网贷平台一般都以高息回报招揽客户。如天力贷一个期限为6个月的标,年化利率24%,还有高达9.6%的投标奖励。“里外贷”一款为某建工公司补充流动资金借款的6月期产品,年化收益达22%,平台还额外赠送16%的奖励。杭州国临创投的投资者也说,利息外加奖励,一笔资金最后获得的收益最多可达40%。

手法一:伪造后台

从诸多受害者反映的情况看,在营销方式上,P2P机构往往投入了大量网络广告。通过大数据,只要网络捕捉到客户在关注理财方面的新闻,就会弹出P2P广告。而广告中,混淆P2P与线下理财的差别,在突出高收益之时,会显著地标明“刚性兑付”。

早在2012年就跑路的“优易贷”,就曾表示自己是香港亿丰国际集团倾力打造的网络投融资平台,注册资金高达1000万。不少投资者也是慕着香港亿丰国际集团的大名而关注这一平台。2012年12月,在优易贷的工作人员全部消失、并涉嫌卷走投资者2000万的债务之后,香港亿丰国际集团迅速与其撇清关系,否认优易贷网贷平台是该集团旗下的发展成员,并表示不会承担任何因优易贷平台倒闭而产生的损失。

还有一些P2P机构为了招揽投资者,已经开始发展线下营销,经常在居民小区、超市等地散发宣传单,诸多缺少金融知识的中老年人最容易成为“苦主”。

手法二:装饰门面

《经济参考报》记者拿到一份中融民信的“告业主书”,即在小区邮箱发放,宣称为“创新型、专业化P2P微金融”,可为老人“补充养老金”,根据投资金额不同,承诺固定收益率回报最高能达年化16%。为了显示其“正规”,还煞有介事列出一系列“划扣银行”。

2014年2月,因公司高层集体跑路、卷走投资者近4亿而倒闭的P2P平台“中欧温顿”正是在门面功夫上做得登峰造极。与一般的P2P平台名称相比,中欧温顿这个名字显得甚是洋气。与此同时,该公司还将办公室的地点选北京国贸CBD这一“高大上”的地段。此外,该平台主要采取线下方式进行推广,它们在北京各大超市设立了自己的销售柜台,利用人们对这些大超市的信任来进行推广。在此次跑路事件中,有不少受害人是对投资不甚了解的老年人。

浑水摸鱼

手法三:偷梁换柱

业内人士分析,经过近年的野蛮生长,良莠不齐的P2P行业已经进入洗牌期,可能迎来一波密集的倒闭潮。虽然一些规范运营的P2P机构确实有助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成为普惠金融的有益尝试,但良莠不齐的行业现状使得大量机构浑水摸鱼,甚至以庞氏骗局“圈钱”,亟待监管部门加强规范,保护投资者合法权益。

在虚构平台背景信息方面最令人咂舌的要数2014年3月底倒闭的诈骗平台“卓忠贷”了。早在该平台倒闭之前,就有眼尖的网友发现,该平台的的专家顾问与人人贷专家顾问的一模一样。更有甚者,该平台上的某客服人员照片竟然与山东一家网贷平台发布的客服照片几乎完全一样–仅在公司标志上有所不同。而这家依靠复制他人网页内容、PS其它公司照片的平台居然也轻松吸引了一些投资者,在捞到一笔钱之后删掉网站拍拍屁股走人。

白澄宇表示,目前倒闭或发生危机的平台,主要有三种类型:一是“内功”不强,风控、管理、技术等各项工作没有到位,发生资金链断裂,绝大多数发生问题的P
2P平台属于这一类型;二是自融性质的,主观愿望不是欺诈,而是为自己的实体企业融资,这就是披上了P2P外衣的民间借贷,去年10月倒闭的湖北天力贷即是如此;三是庞氏骗局,本身就是以圈钱为目的的恶意欺诈,“中欧温顿基金”、国临创投很可能就属于这类。

第三方机构网贷之家发布的2013年P2P行业数据显示,全年行业总成交量1058亿元,较2012年200亿元左右的规模呈现爆发式增长,平台数量已达800家左右。2013年,共有74家网贷平台出现大面积提现困难,拖欠投资者投资款超过10亿元,其中有近60家发生在第四季度。

澳门皇家赌场,在网贷之家负责人徐红伟看来,目前P2P公司很多是从民间借贷从业者或民营企业转型过来的,他们普遍对流动性管理和杠杆威力认识不足,现存平台中八九成将会消失。

暗度陈仓

受财富效应吸引,越来越多的资金涌入P2P网贷行业,一些网贷平台已经不再是中介属性,“民间借贷化”特征日益凸显。

从目前暴露的一些风险案例看,多个平台借P2P的名义募集资金用于自己生产经营,属于披上网络“马甲”的高利贷。

据受害者介绍,湖北天力贷拖欠本息余额在7000万元左右,有接近5000万元用到老板自己的厂里。记者查阅发现,2009年《湖北日报》公布的债务催收处置公告中赫然出现了天力贷法人刘明武的名字,系宜昌铸件厂所欠债务的催债通知。经营天力贷前,除该铸件厂以外,刘明武还承包过其他多个类似项目。

此外,不少平台突破“中介”属性,开始形成资金池,并且利用期限错配放大了资金杠杆。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发现,P2P平台普遍通过“拆标”,即把长期借款标的拆成短期,大额资金拆成小额,造成了期限和金额的错配。例如,某公司欲借款1000万元,期限为1年,但由于期限长、金额高,投资者不敢投资。这些平台为了迎合投资者,将其拆成很多个1月标。当第一个1月标到期后,用第二个1月标投资者的钱去还上一个投资者的钱。这实质上形成了影子银行,而且对投资者几乎没有门槛和人数的限制,投资金额低至一两万元,时间从“天标”到数月都有。

徐红伟认为,除了少数严格规定资金“不经手”的平台,大多数P2P网贷本质上从事的是一种借贷业务,而目前对P2P平台的杠杆控制关注不够。如银行有严格的资本充足率、存贷比、拨备等规定,但P2P平台数百万元的资金,可以撮合数亿元的“借贷”业务。即使是小贷公司,其放贷金额最多不超过其注册资本的1.5倍,而P2P网贷平台却没有明确政策限制。据公开资料,去年成交额近77.5亿元的温州贷注册资本仅500万元。

链式反应

当前,P2P平台涌现的“网贷团”模式,部分P2P平台方之间的互借款现象以及P2P平台从线上向线下发展等苗头,都可能导致P2P平台发生风险的“链式反应”。

“团模式”是指部分散户投资者通过作为“团长”的自然人牵线组织,集合成P2P网贷投资团,同时于多家P2P平台标的,可以获得比散户更高的回报率或额外奖励,比较活跃的有包子团、红旗财经团、友情团和咳咳团等。

白澄宇表示,“团”的大进大出增加了平台的资金波动,风险最终落在散户身上。同一个“团”会分散投资多个平台,一个平台发生问题,可能导致一串平台“挤兑”。“团长”还可能存在道德风险,很多“团长”自己不投资,专职帮团员找平台和考察平台,再从平台拿佣金,做的项目越多提成越多。不排除有些“团长”帮平台作弊引投资者入局。

另一方面,部分P2P平台间也存在互相拆借等关联情况。如网贷平台徽煌财富一笔2300万元的待收款项,借款人陈玉根为当地另一家P2P“铜都贷”的负责人。这两个平台均地处安徽铜陵市,出现提现困难的时间也仅相差两天。国临创投“一控三”模式也让更多投资者蒙受损失。

此外,P2P平台从线上到线下的发展趋势值得关注。白澄宇表示,人人贷的线下公司友信、冠群财富、融宜保、信而富等,都在推广线下P2P理财,他们通过开门店、举行交流会、理财师推广等方式,以10%左右的回报推出月月盈、月月丰这样的“类理财”产品,承诺每月一定的回报率,跟银行发行理财产品几乎没什么区别。由于没有监管,这类线下P2P酝酿很大风险。记者
姚玉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