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健品广告违法,华佗国药馆

3月30日,南昌市民王女士在“华佗国医馆”(工商注册为“江西华佗国药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佗国药馆”)买药时有点疑惑。她在该店内看到,“同仁堂”专柜上却摆放着其他药业公司的药品。“这到底是‘北京同仁堂’还是‘华佗国药馆’?”

电视里,一名消费者拿着产品说:“我已经得了多年的糖尿病,使用某产品以来,身体得到了很大改善……”这样的广告是不是很眼熟?您知道这是违法的吗?
国家工商总局25日向社会公布了一批典型食品安全案例。这些案例多集中于保健品违法广告、注册商标侵权等领域。
保健品、药品广告是“重灾区”
太原电视台2014年10月19日至28日发布的“厚德牌蜂胶软胶囊”保健食品广告,广告内容未按照批准的说明书和标签内容发布,间接宣传保健食品的治疗作用,使用易与药品混淆的广告用语,并利用多名消费者名义、形象做证明。太原市工商局接到举报后进行立案调查,依法对当事人作出没收广告费用,并处罚款的决定。
山东省青岛市工商局监测发现,2014年3月2日至5月1日期间,《半岛都市报》发布“老醋坊软胶囊”“盐藻”等保健食品广告,使用医疗用语或者易与药品混淆的用语;发布“望清复明胶囊”等药品广告,使用患者的名义作证明;发布“足跟痛消贴”等医疗器械广告,含有不科学的表示功效的断言或保证,涉嫌违反《广告法》。青岛市工商局依法对当事人作出处罚。
2014年7月,消费者举报上海法治天地频道的“健康新天地”节目,通过访谈等形式宣传的展望生命牌保尔胶囊,广告中含有虚假夸大保健作用的用语。工商部门依法责令当事人停止发布虚假广告,并进行行政处罚。
2015年1月,云南卫视频道以健康知识讲座栏目形式变相发布氨糖保健食品广告行为涉嫌违法,云南省工商局依法进行查处。
商标侵权:正品、山寨?消费者难以分清
一些食品企业利用近似商标或未经授权就使用他人的注册商标,靠着“傍名牌”,生产销售山寨产品,非法获利。这些商品的真假往往很难分辨,侵害了消费者的权益。
四川省泸州市工商局2014年8月在“泸州老酒酒业有限公司赖高淮实验基地”查获印有“泸州老酒原味原酒”“泸州老窖第七代传人赖高淮”等字样的系列成品酒共计1100件。这些酒使用与泸州老窖股份有限公司“泸州”注册商标相近似的商标,属于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违法行为。工商部门依法责令这家公司停止违法行为,没收侵权产品,罚款10万元。
浙江省浦江县工商局2014年5月查获标有“红牛TM”商标的维生素饮料63箱。当事人徐某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使用与他人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进行销售,违反《商标法》。工商部门依法作出相应处罚决定。
新疆的“若羌红枣”是地理标志注册商标。2014年11月,若羌县工商局查获一批未经授权擅自使用这一注册商标的红枣。工商部门依法没收、销毁带有“若羌红枣”商标标识的包装箱3400个,对当事人罚款人民币6万元。
2014年8月,河南电视台民生等频道发布的广告,将贵州茅台酒厂保健酒有限公司生产的“茅乡贵宾用酒”宣传为“茅台贵宾酒”和“茅台集团贵宾用酒”,欺骗、误导消费者。郑州市工商部门依法作出行政处罚。
广西贺州市工商局2014年6月依法扣押一家商行正在销售涉嫌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的商品,包括“水井坊”、“贵州茅台酒”等一百多瓶高档白酒,并对其进行了处罚。
互联网广告违法增加
食品、保健品越来越重视在互联网上发布广告,有些还结合网店进行虚假宣传,也成为违法的多发阵地。
2014年8月,北京市工商局东城分局查处了北京当当科文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布的延世牛奶广告。在其宣传销售页面上,有内容为“提高视力、预防近视眼;有效抗氧化、美容护肤”等宣传保健功能的文字表述。依据《食品广告发布暂行规定》,普通食品、新资源食品、特殊营养食品广告不得宣传保健功能,也不能借助宣传某些成分的作用明示或暗示其保健作用。
浙江工商部门执法人员2014年12月发现,一家公司在网站上销售的自然加益叶黄素为保健食品,却宣传“叶黄素是唯一可以存在眼睛水晶体的类胡萝卜素成分”,属于使用易混淆的医疗和药品用语。工商部门依法对其作出行政处罚。

对此,中国北京同仁堂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同仁堂)法务部负责人回复记者称:“我公司与华佗国药馆不存在授权关系。”去年年底,北京同仁堂就曾前往南昌“打假”。南昌市东湖区工商局去年已对江西华佗国药馆有限公司进行了立案调查,“但对方整改效果不甚理想”。

澳门皇家赌场 1

“华佗国药馆”被指侵犯“北京同仁堂”商标专用权

是“北京同仁堂”还是华佗国药馆?

“这到底是‘北京同仁堂’还是华佗国药馆?”日前,南昌市民王女士在位于南昌市八一大道的“华佗国药馆”购药时产生了疑惑。

据王女士介绍,她在该馆“同仁堂精制中药饮片”专柜,想购买同仁堂药品,却发现了其他药业公司的商品。“你这可以卖其他品牌的药品吗,到底是不是‘同仁堂’”?王女士如此咨询店员,对方斩钉截铁地回答说,这里是“同仁堂”授权直营店。至于为何专柜不专营,该店员没有作出明确回答。

70岁的刘大爷也有同样的疑惑。

去年,他曾看到一则广告:“北京同仁堂·华佗国药馆”名医大荟萃,北京同仁堂名老中医专家义诊,迎周年庆大酬宾活动。在该国药馆,刘大爷了解到,“华佗国药馆是携手北京同仁堂共同打造的江西省规模最大、商品最齐全的国医国药馆,聘请了100多名国家级、省级名老中医坐诊”。

然而,刘大爷通过咨询获知,该药馆的医生大多都是江西的中医,与“北京同仁堂”没有多大关系。

“主营同仁堂产品这样宣传无不妥”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南昌市八一大道371号的“华佗国药馆”。

该馆正门口右侧是“北京同仁堂·冬虫夏草”、“北京同仁堂·西洋参“、“北京同仁堂·安宫牛黄丸”等5块巨型橱窗式广告。走进馆内,一楼左侧悬挂着一块“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的牌匾。正如王女士所说,“同仁堂精制中药饮片”专柜确实摆放着不少其他品牌的药品。

对于记者的质疑,该馆工作人员肯定地说:“这里是北京同仁堂授权直营店,但也销售其他厂家的药品。”

在二楼名老中医坐诊室楼梯口,历代“北京同仁堂”恪守的古训格言——“炮制虽繁必不敢省人工,品味虽贵必不敢减物力”几个大字格外引人关注。对此,记者现场咨询了不少工作人员,有的称这里是“华佗国药馆”,有的又称“不好说”。

澳门皇家赌场,接受新法制报记者采访时,“华佗国药馆”店长徐财建解释称,该馆是“北京同仁堂”的江西代理商,经营“同仁堂”产品有授权。“我们这主营的是同仁堂产品,这样宣传没什么不妥当,况且我们有相关授权。”徐财建坦言,他们不是授权直营店,只是合作关系。记者提出查看授权书,徐财建以要向领导汇报为由婉拒了。$pager$

“北京同仁堂”曾到南昌“打假”

昨日16时15分,记者拨通了中国北京同仁堂有限公司的电话。

当记者提到“华佗国药馆”时,该公司品牌法律服务部一位姓肖的女负责人明确告诉记者:“我公司与华佗国药馆没有合作,也不存在授权关系。”

据肖女士介绍,去年12月底,他们获知“华佗国药馆”假冒“同仁堂”进行宣传后,受公司委派,迅速从北京赶往南昌“打假”。经调查,他们发现江西华佗国药馆已侵犯“同仁堂”商标专用权,当即向南昌市东湖区工商局投诉。

在南昌市东湖区工商局,记者看到了这份投诉函。

函件中这样写道:“该公司是‘同仁堂’注册商标的惟一所有人,在商标专有权上不存在任何异议或争议。非我公司授权,任何人不得在其产品、广告宣传或其他商业广告中擅自使用‘同仁堂’商标。”函件中,北京同仁堂请求对非法使用其商标的标识予以拆除并销毁,对被投诉人进行行政处罚。

不过,“华佗国药馆”也提供了相应材料“据理力争”。2012年11月1日,江西金利合国药堂有限公司(后更名为“华佗国药馆”)与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系中国北京同仁堂有限公司下属公司)签订的“阿胶坊”合作协议书,证明与“同仁堂”存在合作关系。该协议有效期限为2012年11月1日至2014年12月31日。

对此,肖女士表示,这份协议确实是集团子公司与“华佗国药馆”签订的,但只是一份代理协议。

记者注意到,在该协议书第五条“品牌保护”中明确:“未经北京同仁堂科技公司授权,不得擅自以北京同仁堂名义在任何媒体宣传,专柜内不得摆除北京同仁堂之外的产品,不得以‘北京同仁堂’名义进行经营活动,包括门头、印刷名片、容器和其他宣传资料等。”$pager$

工商部门已立案要求整改

事实上,对盗用“同仁堂”名义宣传销售产品的公司并不少见。

3月31日下午,记者登录了中国北京同仁堂有限责任公司官方网站。在网站首页显眼处,3月24日的一则公司严正声明列举了89家公司及企业假借“同仁堂”名义推广销售,声明相关产品与其无关。

对此,南昌市东湖区工商局商标广告科科长金永喜表示,“同仁堂”商标于1989年被国家工商总局认定为驰名商标。依据《商标法》的有关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的,可认定为侵犯注册商标专用权。

去年12月23日,接到“北京同仁堂”的投诉后,东湖区工商局迅速展开了调查。在确认上述投诉基本属实后,该局于当月25日正式立案展开调查。经查,华佗国药馆只是代理经销北京同仁堂产品,未经持有人授权假冒“同仁堂”名义宣传推广。

而后,东湖区工商局要求“华佗国药馆”拆除并销毁涉嫌虚假宣传的广告,并停止侵权行为。然而,对方整改效果不理想,不仅如此,对方还不肯前往工商部门接受行政处罚。

“必要时,我们将采取强制措施,保障商标持有人权益,也避免误导消费者。”金永喜说。

◎文/图新法制报 记者付强 实习生刘宇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